白芷

关于旧剑的官方资料合集

尾随骑士王的变态:

FP:
【pv】: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866435/?from=search&seid=6593508413339870980
【脚本】:https://tieba.baidu.com/p/5260518231
【pv补充分镜】:https://tieba.baidu.com/p/5260083034?pid=110244325199&cid=0#110244325199
【广播剧CD】: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93167/?from=search&seid=2420684424691321528

FGO
【剧情本】[视频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49518/?from=search&seid=6593508413339870980
                 [文字版]https://tieba.baidu.com/p/5013037891?pn=1
【全部语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807289/?from=search&seid=6593508413339870980
【各阶段卡面及相关资料】http://fgowiki.com/guide/petdetail/160
2017白情其他英灵相关:相关图文暂缺

型月其他策划:
【广播剧saber职介特别talk】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91526/?from=search&seid=13227936557260764520
【愚人节策划】https://tieba.baidu.com/p/3866096418
【花札大作战】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07581/?from=search&seid=15205235890122133057
【十二宫】友情客串。出现了战斗小人。暂时没有找到图像资料。
【经验值旧剑出场cut】【型月学院旧剑出场cut】【从者交换活动·旧剑alter】https://pan.baidu.com/s/1eS5rVqU

武内访谈节选:fate/prototype TributePhantasm
此处访谈因为书暂时不在手边,再加上无法找到网络汉化版,所以暂时空缺。
希望有资源的同好能帮忙补充一下呀XDDD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部分 涉及旧剑的全部内容
【关于阿尔托莉雅的部分】
从初期起在不同阶段改变了设定的地方
奈须:设定层面的更改只有一个。就是性别的更改。原作的Saber是男性这点曾经在各种地方提及,所以我想应该也有很多人知道。设计层面几乎从初期起就没改变。
黑Saber诞生的契机
奈须:之所以让黑Saber登场,单纯是想给予玩过Saber路线和凛路线的玩家巨大的震惊,以及武内君说了「想把女主角变成反派角色」。
武内:在等同『stay night』原作的“旧『Fate』”阶段时,从奈须处听到了“Saber的御主权被敌人夺去因此变成敌人”的构思。当时就觉得很有趣,所以我想『stay night』里当然也得加入这个。
奈须:我是认为“旧『Fate』里同伴接二连三地变成敌人,情势不断的变得越来越坏”,这个能够在以樱为女主角的路线里做出,而被这个意见吸引过去了。我也感觉到这个发展是理所当然至极的,所以拜托了武内君设计黑Saber。顺便虽然在制作游戏时曾经把旧『Fate』重新构成,但是旧『Fate』本来就没有凛路线呢。
【关于英灵卫宫的部分】
Archer诞生的契机
武内:Archer定位的角色在旧『Fate』里也不存在,所以是『stay night』原创的呢。
奈须:性格和言行是把旧『Fate』的男Saber替换过来。或者说Archer带有某种主题,这只是将『stay night』中消失掉的男Saber的冷酷,加乘在这个带有主题的角色上吧。
【关于吉尔伽美什的部分】
奈须:还有Saber路线的吉尔虽然外表是All back,拥有暴力化身一般的印象,但神话中他是当主人公的。所以我想弄成「这家伙虽然是首脑,但要是将头发自然地放下来,看着就像主人公啊」。因此也拜托了武内君弄个放下了头发的版本呀。把旧亚瑟的设计活用在这家伙上面,仿佛「放下了头发的吉尔能当主人公!」。
(在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中,提到了许多与旧fate相关的内容,此处只节选了与旧剑有关系的部分)


苍银的碎片(推荐度低):
【全文阅读】http://www.wenku8.com/novel/1/1793/index.htm
【旧剑全书文字cut】【去除意义不明的空行版】https://pan.baidu.com/s/1eS7tMDG
【旧剑全书插画cut】https://pan.baidu.com/s/1gfrcNIV



官方相关周边:
【型月十周年】Banpresto proto主从钥匙扣 (量少)
              眼镜厂 一番赏粘土旧剑·普通/特殊(量极少)
【fgo】FGO角色立绘立牌
       FGO二周年立牌(可订)/挂画(随机)/徽章(随机)
       Alter亚瑟手办(灰模未出)
       GSC可动粘土(灰模已出)
【书籍类】fate/prototype-Animation material
          fate/prototype TributePhantasm
          苍银的碎片全五卷及待发售drama


该资料尚有许多不完全的部分,如果有所缺漏还请同好帮忙指出XDDD
本文可随意转载,希望喜欢他了解他的人能越来越多,然后能帮上大家一点忙就好啦XDDD






我再稍微说些废话好了。
比如为什么把苍银标注为低推荐度。

很简单,因为樱井她根本就没打算好好写旧剑。
在她眼中,旧剑就是用来塑造、衬托沙条姐妹,尤其是姐姐的一个道具人而已。我根本看到不到她对旧剑一点的爱。她似乎也没打算隐藏这一点,无论是访谈还是后记,只差言明她是为沙条爱歌而来。
做cut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明显,全五本下来不知道她想写个什么。旧剑的回忆杀算是为数不多的能看的地方。

枢葬:

【王的花嫁礼装♛】
花嫁旧剑摸完了
衣服是参考了尼禄花嫁自己结合设计的😭(因为尼禄原版旧剑穿真的太娘了有点ooc)
饱和度太高结果毁了,bug多
原图8mb,所以后面截了一些细节

我去休息一下……

枢葬:

【王的花嫁礼装♛】
花嫁旧剑摸完了
衣服是参考了尼禄花嫁自己结合设计的😭(因为尼禄原版旧剑穿真的太娘了有点ooc)
饱和度太高结果毁了,bug多
原图8mb,所以后面截了一些细节

我去休息一下……

【エドぐだ】存在証明

kei:

 作者:べりー・べりぃ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4574 授权在最后,喜欢请去p站打分!
翻译:阿异


辅助翻译、校对、润色: @Re_二月瓶 


*本作品为二次创作,与官方和原作没有任何关系。作品中登场的设定或性质只适用于本作品内。


 


「m、as、ter」


身后传来了谁的声音。不看也能知道,那人的句尾大概正浮现出颗颗桃心吧。


「清姫?」


今天的日期,不明。


室温是不能算上合适也不能算不合适的温度。


关于天气,恐怕在外面仍是飘雪。


今日的迦勒底也如往常一样。如同医院一般的洁白和寂静。在走廊里除了我们二人之外并没有别人的身影。


「是的,master。真是的,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过了哦。」


「啊啊,抱歉。我之前在doctor那里,进行日常的健康检查。」


「原来是这样啊。」


清姬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


「master,请您收下这个。」


「这是……」我端详着这个包裹,并往里面窥视,包裹中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是曲奇?」


「是的,就是这个。」清姬的面颊染上绯红,用如同白鱼的芊芊细指抚摸着丝带。「我借用了一下厨房。我无论如何都想请master……吃掉这个。当然,全部,一切……不,从零到千都是我的亲手制作。」


「从零开始」


面颊不禁变得僵硬起来。


难道,那个,往里面加了些什么东西吗。自家栽培的东西之类的,清姬特制的什么东西之类的。


我对此犹豫不决,十分的犹豫不决。这和男性会警戒亲手制作的情人节巧克力是同样的心理。我不禁后悔起马修现在不在这里。


但是,没办法。


就算迟疑不决,答案除了同意也没有其它选择。


「……谢谢你,清姬。」我对她露出微笑,尽量自然的把包收下。「我会好好吃掉的,下次再给你谢礼哦。」


清姬的表情“哇啊啊”的开始发亮,露出宛若超越过数千年光阴的沉溺于初恋的少女的表情。


无法自然地对这幅场景感到欣喜。


反而觉得这如同是猛毒一般。


「一定会合乎master的口味的。因为安珍大人也不讨厌甜的东西嘛。」


「这样啊。清姬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这样的吧。」


清姬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啊啊,是的。……master,请告诉我吃完之后的感想。请一·定·要·吃哦。我对说谎是……」


「我知道的。我打断她的话语。「我知道哦,清姬。下次我们一起喝茶吧,那时候我会好好把全部感想都说给你听的。」


「……好的!好的!一定会的!」


清姬离开了,大概是回自己房间去了吧。


我心不在焉的目送她远去,无意识的摇晃起手里的包裹。里面是看起来非常可爱的曲奇。


「……真的好吗? 」


静静地,金色的光点在我身边爆裂。


「虽说对她说谎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就这样乖乖的吃下去也太过危险了。干脆不收下不是会比较好吗?」


Phantom这么说道。一如既往是仿佛从地下传来的叽叽咕咕的声音。


「但是我感觉不收下才更危险哦……再说了,清姬又不是想要烧死我。送我饼干也只是因我的行为而产生的反应一样的感觉罢了。如果她真的露骨的表现出自己的爱憎之情的话,原因也是因为我。」


「啊啊,master。」魅影摇摇头。「master,我的歌姬,我的爱之声,美丽的克里斯蒂娜。你很温柔。也过分温柔。我无法抑制的对此感到害怕。害怕总有一天你将因为这份温柔而丧命。」


他的面容扭曲了。


「恐怖之人,惨痛之人,我如她一般,是无辜的怪……」


「Phantom」


Phantom of the Opera.也可称做歌剧魅影。


他的肩膀抖动起来,就这样像一尊雕像般停住了。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


「谢谢,你在担心我吧。……没事的,没有任何值得害怕的事哦。我一直在这里,从今以后也是。」


「啊啊,啊啊……克里斯蒂娜,克里斯蒂娜……」


 他感动的要哭泣一样呜咽起来。看他似乎会就这样原地倒下,我急忙拉住他的胳膊。


「Phantom,我们去食堂吧,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喝茶……毕竟一人吃掉这些曲奇什么的,还是相当耗费勇气的。」


「啊啊,啊啊,好的,好的……」


Phantom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走在他身边,我悄悄叹了口气,左手拿着的包裹显得格外沉重。


 


回到myroom之后,岩窟王正在里面优雅的喝着咖啡。


「——你的事也真够多啊。」


杯子被他放回茶托上,二者相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这件事令人感到不甘心。


「你难道不是master而是生活顾问吗?在不稳定的家伙们之间来回奔忙,真是辛苦啊。」


「……又不是我自愿干这个的。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


「哈哈」岩窟王笑起来。「你居然问为什么,真是说了奇怪的话啊。」


他慢慢站起来,从上方凑近因为疲劳而倒在床上的我。


「把我放在中意的从者这个位置上的,不正是你吗? 」


脸靠的很近。近到嘴唇仿佛要相碰一般。


「中意什么的……」我半是敷衍地别开脸,用手推着他的胸口,他意外直率地放开了我。「别用那种奇怪的说法啦……」


「那你说,不是中意的从者还能是什么呢?」岩窟王的嘴角微微上扬,「讨厌这种说法的话,换成其他名称也是随你决定的吧,master?」


「那是……虽然是这样。」


「我应该已经说过了,我会顺从于你,只要是你的命令的话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完成。但是,可不要把我错认为是像那些风光的骑士一般的忠犬啊。」


明明说着顺从什么的,实际上倒是一副相当尊大的态度啊。


刚刚也是这样,外套也好帽子也好,那副悠闲自得的样子甚至给人一种“你怎么不连上衣也脱了呢”的感觉。明明这里是我的房间,然而这优雅地品尝着咖啡的样子使他看起来才更像是房间的主人。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考虑更好的说法的,所以别再用中意之类的说法了,这是命令。」


「哼,好吧。」


岩窟王用鼻子哼了一声,重新坐回沙发上。


真的是,优雅到了浪费的程度啊。虽然不知道本人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不过他不愧是能够魅惑所有与之所遇之人的复仇者。


「……比起那种事来,我有不得不告诫你的事。」


「什么? 」


岩窟王再次喝起咖啡,然后静静的开口道。


「停止那种令人心寒的拙劣模仿吧。」


红色的眼睛向这边投来一瞥。


他窥视着我的口袋里的透明包裹。仍有少许曲奇残留在里面。


「……你指什么事?」


「你是那种聪明到能担任谁的替身的女人吗?」岩窟王淡淡的说了下去「住手吧,你只会从指尖开始逐渐腐烂而已,更别说他们还都是特级的,都是些特别麻烦的反英灵,只靠你的力量根本是不足的。」


我猛然咬住嘴唇。


舌头上仍然残余着甜味。是红茶和曲奇的味道。


「我说的并不仅限于那些怪人。」


岩窟王继续说道。


「你曾经前往过lancer的梦境吧?那位圣枪的女神。」


「……那又怎样。」


「说过让你停下吧。」他换了换搭着的腿。「爱操心也要有个度,对那些家伙放任自流更好。在你进行着你的旅途的同时,没必要恳切恭敬的去治愈他们的痛苦。轻率地将生命放在天平上是愚者的行为,与勇猛相去甚远。」


「我只是想到就去做了而已,没有被Avenger你这么说的理由。」


「那么你要去死吗?扔下拯救到一半的这个世界?舍弃你可爱的后辈,到不知哪里去暴毙街头?」


巨大的叹息声响起,然而那不是我所发出的。


「给我看清状况……我说过的吧,你就是你。充当等待解决的爱与执念的代替品什么的,不是你该担任的职责。」


myroom的关门声响起。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我捂住了自己的脸。


「……吵死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那种事情就算不说我也知道的啊。啊啊,今天的我也很吵。


把岩窟王持续放在离我最近的位置,这是对我而言的救赎。


在这迦勒底中存在无数的英灵,仅仅这样都已经是异常的情况了,所有人全部都集结在仅仅一位master的领导下更是极端的异常。


英灵的性格多种多样,有温厚敦实者,也有豪放磊落者。有天真烂漫者,也有极恶非道者。在这之中——在这之中也存在非常复杂之人。


总的来说,英灵这种存在,无论大小都有着自己的执念与纠结。其中也不乏从我身上看见谁人的影子,把我当做谁人的代替的英灵。


对此,我不可以感到愤怒,不可以发出悲叹,除了全盘接受之外也不存在其他选择。


若问为何,因为我是master。是人类最后的master,我不仅不能死亡,还必须不停地借助英灵们的力量。


从最初的那一天我便明白了这件事。从迦勒底被火包围,和我相遇的后辈处于濒死状态的那一天开始。


那时候握住她的手的理由,现在对我来说依旧暧昧不明。


可能是本能,可能是逞强。因为,在比我小的人面前不成样子又狼狈地来回徘徊的样子实在糟糕透顶。


或者说,是对无论如何都无法帮助的人只能孤独死去而感到的悲伤。不,到底是如何呢。畏惧着孤独的,到底是哪一边呢。


仅是为了自己而战的,只有最初的特异点而已。


当然,原则并没有动摇。我一直都在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而战斗着。


但是,设身处地地想想看。


即使被说了你肩负着这个世界的存亡也能只考虑自己保身的人类并不少吧,但我却做不到。


是的。我太弱小。


不过是站在微小的敌人面前,也会恐惧到快要颤抖一般。


在与伟大的英灵对峙之时,更是恐惧的快要叫出来。


在与魔术王的战斗时,恐惧到了几乎想逃走的程度。


但是我不能把这些事说出来。


我必须是合格的master,必须是坚强的人类,必须是如同暴露出的本能一般的自己。奔跑,奔跑,奔跑。身后没有退路。在梦中也好清醒时也好都必须是正义的master。


在这样的日子中,岩窟王突然对我说出了那句话。


——你就是你。


那并不是什么特别的话语,非要说的话,更接近一句随口的嘟哝。


但是我却从那句话中找到了可以作为我自己而容身的缝隙。


我必须再一次强调


把岩窟王持续放在离我最近的位置,这是对我而言的救赎。


即使那只是我的自欺欺人也仍是如此。


——在那天晚上,我做了噩梦。


 


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身在舞会现场。


抬头望去是十分之高的屋顶,从上垂下仿佛钻石一般的枝形吊灯。天鹅绒的地毯上摆放着无数的宴会用的餐桌。舞台上正在演奏管弦乐。管弦乐曲缓缓地在空中飘动。宽阔到是令人感到眩晕的程度。


接着我突然拉回思绪。


「……啊嘞? 」


我感到奇怪。


「这是,哪里? 」


不对,究竟。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确实是,之前遇见清姬,然后和Phantom一起喝茶……回到房间……avenger也回去了……」我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我睡着了啊。」


这样说来,这里就是在谁的意识之中了。


我并不是特别惊讶。这是经常发生的事。


我慢慢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现在正是舞会的最盛时刻。美丽的贵妇人和散发着威严气息的绅士们,都在享受着这场盛宴。特别是贵妇人们的裙子美丽得让人惊叹,延展开来的宽阔的裙摆上饰有大量的褶边和缎带。虽然确实非常美丽,却也给人以陈旧的印象。


我总感觉这样呆呆地站在华丽的大厅中央会马上被揪出去,所以正打算逃到大厅角落里时。


我不小心撞上了谁。


「……哎。」


我愣住了。


——瞠目结舌。


面前的男人有着一头黯淡的银发。


这和我知道的他不同。他头发的颜色现在更近似于白色一些,也没有这么长。这样的披风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副姿态比平时更加散发着华丽的气息,就如同是为现在这个场所量身打造。


是贵族。


贵族的男子站在这里。


「A、ven……」


我吃惊的开口。


他露出些许探寻的表情。


但在那之后,恐怕他并未看见这边,径直转身返回了原来的地方。


到现在,我终于理解了眼前的景象。


「……基督山。」我不禁咬住了嘴唇。「基督山伯爵。」


伯爵消失在舞厅的喧嚣之中,他的眼睛被赤红的憎恶艳丽的浸透。


 


我靠着舞厅的墙壁,出神地眺望这本与我无缘的光景。


管他呢,反正现在谁都没有看见我。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美丽的淑女从身旁走过。


「这里是法国。法国的巴黎。一直以来的花之城。」


我大概把握住了身处的年代。至少应该与一八二零年相近吧。基督山伯爵正在这里,也就是说是这样没错。


即使站在拥挤吵嚷的贵族之中,伯爵依旧显得格外显眼,显眼到不用特意去找便能轻易找到的程度。


现在,他正和桌子边的一个贵妇人谈笑着。在那使人感到温和无害的笑容下,却有着隐隐的妖艳色彩。那也是演技吗,真是可怕呢。


我心不在焉的眺望着那副光景,继续思考着。


我到底该怎么从这里回去呢。


平时来说的话应该更加简单。只要把敌人击退就可以了,那之后自然而然就能让意识从迷宫里脱出。


但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我并没有感知到敌人的气息。伯爵也看不见我,根本找不到从这里脱出的头绪。


正当我陷入冥思苦想的时候,伯爵突然向出口走去。


我匆忙跟在后面追上他。不管这里存在着什么,伯爵肯定是唯一的线索。不能这里跟丢他。


但是我很快便后悔了。


——他敲响的是来宾室的门。


「……啊,伯爵。」独弦琴的声音中断了。「舞会还合您心意吗? 」


「那种事无所谓。我只是去把该做的事做完而已。」


这是间十分豪华的来宾室,然而与刚刚的舞厅相比这里还是会显得可爱些。在伯爵要关上大门的同时我慌张地钻进门内。


一位女性坐在华盖尽头的床上。她很年轻,并且拥有令人不禁屏住呼吸的美貌。她纤细的手正握着琴。


——头脑的本能还是很优秀的,我甚至来不及思考,就已经确信了女子的身份。


「……喂,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


「是的,是的,请不要在意。每到夜晚我的情绪总是无法自制地变成这样,若我能再稍许坚强些就好了。


海蒂。


总督阿里的女儿。基督山伯爵——爱德蒙唐泰斯的宠姬。


我感到一阵眩晕,没有吐出来已是奇迹。尽管我摇摇晃晃的倒向地面那二人也完全没有察觉到这边。


「所以才说让你不要跟来。你能做到什么吗。只不过会碍手碍脚而已。」


「非常感谢您能听取我的无理要求……以及,请原谅我。海蒂垂下眼睛,朦胧的睫毛落下暗影。我一定还会说出这样任性的话吧。因为,我想要跟在您的身边啊。」


伯爵没有回答,只从鼻子里哼出鼻音。


但是我却明白。


海蒂是没有看见的吧。刚刚与他欢谈的贵夫人也好,那些浮现出羡慕表情的淑女们也好,谁也不知道吧。


但是,从他那双赤红的眼睛里所浮现出的,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哈,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因为除此之外我什么也做不到。「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新的拷问方式吗?」


我是master,人类最后的master。


所有人都从我身上看见某人的影子,所有人都从我身上看见他们的过去。


你就是你,岩窟王曾这样说道。


那么。


那么。


当我和她都站在断头台之下的时候,他会选择哪边呢。


「……不要,不要。」


我大力摇晃着头。看着愉快地进行对话的二人,用手将头发揉乱。


「不要啊!住手,住手,住手啊!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看见!」


我讨厌这样的状况,这样的事我无法认同。


因为,如果我一旦接受了,那到底还有谁能来认同『我』的存在呢。


忽然场景发生了变化。回过神来,面前是宽阔的码头。


陆地上站着两个男人。我看不到他们的脸,但是从剪影来看那两人仍很年轻。


他们注视着一艘帆船,那艘船好像是刚刚才从码头出来。船上站着一男一女,是我曾在何处见过的身影。


我咽下一口唾沫。


不想去看。


尽管不想去看,却无法移开视线。身体仿佛被定在原地,我几乎想用旁边的石头刺伤自己的双眼,但身体却无法行动。


他抱着女子纤细肩膀的姿态,从旁人看来也尽是幸福的模样。


他们一定,会去往远方吧。


带着那份决意,二人会继续活下去的吧。


接着,那双昏暗的红色眼睛,想来迟早也会被治愈吧——


 


「——Stop.」


世界忽然陷入一片黑暗。


「不能再看下去了哦。会成为无法治愈的心伤的。」


眼睛被微暖的东西覆盖住了。


是谁的手,相当骨节分明的感觉。


「……梅林? 」


「是的哦。」声音接着说道。「今天也姑且是值得依靠的梅林大哥哥。」


视野仍旧很暗。


但是,背后却非常温暖,能感觉到人的气息。


「不过,你还真是迷路到不得了的地方了呢。光是找你就花了不少时间呢,对不起哦。」


「……梅林。」


「但是你也很过分哦?再不改改你那爱迷路的习惯的话,我也没办法安心地去女孩子那里玩——」


「梅林,听我说。」


我严肃的说道。梅林的声音停止了。


「梅林说过的吧,喜欢我所书写的故事。」


「……嗯,说过呢。」


「现在,如何?」海风刺激着我的鼻子。“哼”,的吸气之后能感到微微的咸味。「……现在也还喜欢吗?」


周围出现片刻的安静。


最终,他的声音静静飘落。


「当然了。」


花的香味逐渐变浓。海滨的味道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这是当然的啊,my lord。」梅林平静的继续说道。「在身为与我相似存在的同时又与我有别,编织出完全不同结局之人。我的难以忘怀之人啊。」


何处都能到往,却又无法停留在任何地方,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可能有些许相似。


「现在的你也十分美丽。所以请挺起胸膛,毕竟你拥有那份资格。」


我不禁笑了起来。


虽然只有少许,但两肩上的重担好像轻了一些。


太好了。这样我的意识也就不会迷迷糊糊飞向其他地方了吧,这样看来枷锁还是越多越好的。


「那么master,该回去了。这里是对你来说没有意义的地方,连坟墓都不是。不要再次造访这里了。」


眼皮渐渐沉重起来。与逐渐模糊的意识相反,那二人的姿态永远地印在了我的眼中。


 


myroom中一片黑暗。早已经过了熄灯时间,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突然,不可能被打破的寂静被打破了。


「马修·基列莱特只是普通的女孩子。」


梅林伸出手,抚摸着尚未醒来的master的头发。


非常柔软。柔软到令他感到有些不安。


「……那么她呢?」他平静的继续道。「人类最后的master,她又是怎样? 」


现在的花之魔术师并没有往日那样温和的表情。他没有表情的脸如冰雕一般。


「她是碰巧被选上的少女。既没有魔术的才能,也没有特别的聪慧。只是,在接受他人这一点上有着恶魔般的才能。」


「她难道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吗?难道不是随处可见的,平凡的女孩子吗?」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最后梅林面露复杂地离开了这个房间,把仍在继续沉眠的主人留在了这里。


 


 


陷入沉睡,陷入沉睡,陷入沉睡。


一边睡着一边思考着。


所有人都从我身上看见某人的影子,所有人都从我身上看见他们的过去,在我身上映出生前那份思慕的人,也有。


人类最后的Master是必要的存在,决不可半途而废。


那么,对『我』来说又怎样。


这场旅途,这份使命,『我』的存在必不可少吗。


不对。不对。不对。


我十分吵闹,一直在喊叫,尽管已经听够了哭泣之声却无法停止。


突然地,我想起那位复仇者。


——你就是,你。


啊啊,该死。头好痛。想要呕吐。心脏好像要腐烂掉一样。


那到底是谁。


对我说出那番话的到底是谁。是复仇者吗?是岩窟王吗?是基督山伯爵吗?


想想就会明白。我未能成为对谁来说无可替代的我。


那不也就意味着,我怎样都不会被需要吗。


熊熊燃烧的激动没有空隙。感觉一直像在激战一般。


只是一会。只是逃避一会的话,也许可以被原谅吧?


这是散漫的事情。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就这样思考着我陷入沉睡,远方传来了鵺的鸣叫声。


 


马修的清晨开始的很早。


每日六点钟刚好起床,最低限度的进行打扮,六点五十分离开房间。七点整准时到达敬爱的master的房间,接着敲三下门向前辈搭话。


这是一直以来的程序,也可以说是一种仪式。


——与以往不同的是,那一天,门的对面并没有传来回音。


「前辈? 」


她感到奇怪。前辈平时一直都会立刻回答,但现在稍作等待之后她也没听见一点声音。


「前辈,前辈?起床了吗?已经早上了哦? 」


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开始觉得有些奇怪。


本来前辈也不是会起床困难的类型,在她到来的时候必然已经醒着了。


「前辈,对不起。」马修的目光锐利起来。瞬间就切换成战斗的姿态。「马修·基列莱特,突入!」


迦勒底的宁静早晨响起轰鸣。厚厚的安全性万全的门,在受到盾牌的突击后凄惨的碎裂在地。


「前辈,你没事吗! 」


她迅速地突入进室内。然后,目瞪口呆。


「……前,辈? 」


盾牌从她手中滑落,和空洞的声音一起落在了地板上。


煞风景的白色让她感到眼睛发痛。床上并没有前辈的人影,比起言语来这副场景更加直接地向她传达着这个事实。


 


 


「医生,请再快一点!」


「我知道,我知道的!」


罗曼发出了悲鸣声。


「可是这种状况该说是意料之外还……啊啊真是的,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不良少女了?!要是哪天她突然想打唇环什么的我可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医生!」


「好的,对不起!我会集中的!」


管制室上上下下如同翻倒一样的骚乱。完全错过早饭的工作人员带着认真到令人畏惧的表情敲击着中央控制台,这副场景怎么也谈不上是平稳的早晨。


——人类最后的master失踪了。


就在刚刚大家才发觉这个情况。随着飞奔到管制室的马修的喊声,现场的气氛瞬间为之一变。


「她并没有外出,这一点是能肯定的,因为并不存在这样的记录。迦勒底的外部今天也是人理毁灭的状态。」


「那么——」


「虽说如此,她也并不存在于迦勒底内部。没有探查到她的反应。……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只用了一晚时间,在没被任何人发觉的情况下,她是怎么做到的?」


罗曼摇摇头,尽力温和的对马修露出微笑。


「马修,总之先冷静一点。没关系,她一定没事。她可是我们都信赖的master哦?」


「……我知道的。」


马修咬住嘴唇。她深深低下头。


「罗曼医生,我明白的。」只是,她仍有些踌躇的继续说道。「再回想起来,前辈一直与某人在一起。或者是我,或者是某位英灵,或者是芙芙,又或者是医生你。」


前辈一直和某人在一起。


反过来说,就是前辈从未独自一人过。


「……那样的前辈,选择了独自一个人。当然,这是以前辈是自愿消失为前提的推断。但是我总觉得,那是相当令人悲伤的决定。」


「……啊啊,原来如此。」罗曼叹息道。「的确是那样,我明白的。她虽然只是位平凡的魔术师,却在某一方面有着恶魔般的才能。那说不定就是你眼中所映出的悲伤之物呢。」


二人之间只余留下沉默。


在那个瞬间,管制室的门被打开了。


「来的太晚了莱昂纳多!你到底去哪里偷懒了啊,现在开始得给我尽全……啊」


罗曼惊讶的张大了嘴,马修也是如此。


「……唐泰斯先生? 」她不可置信的说道。「那,那个,那套衣服, 你换了一套衣服吗?」


岩窟王没有回答。他的视线扫过整个管制室,然后如低吼一般的说道。


「……master呢?」那是仿佛从地狱的底层传来的声音。「master在哪里?」


他拥有被束起的少许黯淡的银发,瞳色如血般赤红。华丽的长披风上有着许多眩目的装饰。


是贵族的男子。


至少在玛修眼里是这样的。


「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即使试着变回原样,也完全不受我控制。master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那是……实际上,前辈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不知去向了。不在迦勒底内,因此现在医生他们正在努力搜索。」


「………你说什么?」


岩窟王挑起眉毛。


罗曼把手放在下巴上,陷入思考。


「……你的那份姿态,我没猜错的话,是基督山伯爵的样子吧? 」


没有回答。只有渗人的杀气投射过来。


「啊啊,不,对不起。抱歉。请不要发火我没有恶意。」罗曼的脸色迅速变白。但他没有停止话语。「虽然这只是猜测。……恐怕,你这是被锁定在再临状态了吧。你看,你们的能力提升姿态也会相应的发生变化吧?就是那个,灵基在某一点被锁住了。……以及,关于是谁这样做的……」


「还用问吗。」岩窟王的牙齿咯咯作响。「是master。那个女人。除了她之外还有别人吗。


「啊啊,是那样吧。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不知道她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


虽然迦勒底提供了帮助。


但是,和英灵交换契约的不管怎么说也是master。在岩窟王身上发生的变化,被认为是受到master的影响所致是理所当然的。


「……算了,事情真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我们不能耽误一点时间,要尽快找到她。马修,你在进入她的房间时,有什么在意的地方吗,有没有注意到什么细节?」


马修凝视着虚空。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顺着留于五感的记忆,一件件追寻起来。


「……这么说来。」


她吸了下鼻子。管制室之中是全然没有味道的。


「这么说来,前辈的房间里有种香味。」


「香味? 」


「花的……没错,花的香味。」


 


瞬间,岩窟王从房间折返出去。


「唐、唐泰斯先生!?」


马修匆忙在后面追上他。


岩窟王充满威压的猛冲过走廊,皮靴粗暴的踏在地板上发出声音,一直以来的冷静全然消失。


「请,请等一下唐泰斯先生!你要去哪里…!」


突然,岩窟王在一扇门前稳稳停住了脚步。


「…等一下,请等一下,唐泰斯先生。不可以,这个房间是——」


他猛的抬起长腿,看着眼前的门,比马修的阻止更快一步的,毫不犹豫地挥下——


轰鸣。迦勒底就这样遭受了第二次破坏。


「……哎呀呀,真是粗暴的客人。」一声露骨的叹息传来。梅林正随意地躺在床上。「你再安静一点进来不是更好吗。不感觉对不起基督山伯爵的名号吗?」


「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再有下次就杀了你。」


「不要那样说嘛。」


梅林打了个哈欠。脸上却还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梦魔并不需要睡眠,这种事情不用想都能知道。


「你那副样子实在是太缺少说服力了。……其实这样不也挺好的吗。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哦,伯爵。不过话是这么说,要是以后我搭讪时总受你阻碍也是挺令人困扰的。」


「啰嗦够了吧。」


岩窟王冷冷的说道,毫不留情地打断梅林的废话。


「快说,master在哪里。」


「对,对的!」


马修清醒过来,慌忙对着梅林说道。


「梅林先生,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前辈不知去向了……」她猛然反应过来。「对了,梅林先生的千里眼可以找到前辈的所在地……」


「不行的哦。」


梅林严肃的说道。


「马修,我对你想找回她的那份热情表示敬意。对你思念她的那份心情表示尊重。」但是,他继续说道。「不可以。这次怎么也不可以。我不会给你们提供任何启示。」


「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万一前辈出了什么事的话……!」


「没事的哦,什么也不会发生。暂时是这样呢,这点我能保证。」


梅林发出重重的叹息,将手抚上自己的面颊。


不知为何,又回想起她的温度。


「……所以,没错。请去寻找她吧。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回这里就好。」


花之魔术师的房间也很煞风景,完全没有任何东西。


那份空虚,不知为何和master的房间有些相似。


「我不小心就发现了哦,我们稍微,真的只是稍微有点相似,所以我无法阻止她。」


「阻止? 」马修逼近梅林追问。「梅林先生,莫非你看见了吗?前辈消失的时候? 」


「是的,我看见了。」


「那为什么不阻止她!」


「说过了哦,我做不到。」


梅林自嘲的说道,面颊蹭过枕头。


「她向我询问,问我是否如今依然喜欢她所书写的故事。你觉得我是怎么回答的? 」


「反正。」岩窟王说道。「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会回答“当然”吧。」


「就是那样。我的言外之意就是:即使是走投无路的现在……你的作品仍然十分美丽。因为作品的评价实际上和创作者的心理状况没有任何关系。」


自己做了相当愚蠢的回答。直到现在,梅林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除了肯定她外没能做到其他事。……虽然我知道她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因为,如果被告知了“一直延续至今为止的做法是不行的”,那说不定还能够做出改变。但是,那不过是单纯的愿望而已。如果我真的否定了她,那么这次她大概会直接失去目标而崩溃吧……啊啊,没错,伯爵,我和你一样。我们都在强迫她。故事也好令咒也好,说到底只是些刺耳的漂亮话罢了。」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在在强迫着她。强迫这既不是英雄也不是圣人的普通的孩子。


「我没能追上她,也没能阻止她。我能做到的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静静的目送她离开。即使那只是一时的逃避。」


经历过多场战斗,跨越过多重阻碍。至少一次也好,我想将逃避的机会——哪怕只是不足半日的时间也好——给予她。


这就是感情吗。梅林不明白,只觉得胸口有些钝痛。


「my lord.难以忘怀之人啊。其实你再任性一点也是可以的。」梅林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落下悲伤的暗影。「你作为你自己存在,没有任何人有权责怪这件事。想要成为对谁来说无可替代的存在并不是罪。那是人类自然的归宿。正因为是人,所以每个人都抱有那种情感。你们人类是无法独自一人生存下去的。」


梅林发出叹息,抬头望向二人。


「实际上,伯爵,我并不怎么喜欢你这个人。虽然我没有感情,但看见你时感觉心头会涌现什么东西。」梅林将目光放远。「我大概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因为我一直在注视着她。虽然这话说出来八成会被灵基返还所以希望你们能帮我保密,毕竟她洗澡时从哪里开始洗我也知道……等等马修希望你不要用盾打我,不然我不就没法继续回答你们了嘛!」


咂舌声响起。这到底是哪一边发出的,他不大想去思考。


「……但是,这样的我也有唯一一段不知道的空白。」魔术师的眼中浮上昏暗的光芒。「那就是她和你在一起度过的那段日子,岩窟王。因为那里是魔术王的领域。虽然我有试过潜入,但却在实施的瞬间就以失败告终了。因此只有那七日间发生之事,我没能窥视。只有那七日之内发生之事,我并不清楚。所以我不喜欢你。……但是。」


但是。


「……去寻找她吧。她只是普通的女孩子,现在应该正非常不安地迷茫着吧。」


我无法一同前去。也不能一同前去。兽是无法陪伴在人类身边的。我早已知晓自己无法正确地去爱他人。


 


回到管制室之后,他们发觉现场的情况比之前更加混乱。


「啊啊,马修!事态有好转!」


正在敲着中央控制台的医生回过头来,那副表情中写满了安心。


「找到她的所在地了!啊啊,终于找到了。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等她回来后不让她泡杯咖啡给我可不划算了!」


「不要再说废话了,她到底在哪里。」


「在法国。」罗曼向他们展示出一个图示板。「一四三一年,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们所熟悉的地方了……没错,就是已经修复的那个特异点。她在法国的汝拉。」


「汝拉……我记得,应该是座茂密翠绿的森林……」


「没错,就是那个汝拉。」


罗曼点头同意道,接着表情一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人在意的要素。」他露出严肃的表情接着说道。「虽说那里已不存在龙之魔女了,但魔兽和盗贼还是有的吧。所以我认为一刻也不能耽搁,需要尽早救出她。……但是,她并不是独自一人,她的身边还跟着些什么,而且不止一个。」


「是哪里的英灵吗? 」


「不,我不知道。我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是进行了伪装还是别的什么吗……至少不是她自己这样做的,她没有那样的技能。……稍等一下,现在她的数据解析结果要出来了。这是……」


罗曼的声音忽然猛地停了下来。他瞪大眼睛凝视着图示板。


「医生?发生了什么? 」


「不,不……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罗曼嘟哝道。「说是反转……?!她可是人类哦!?」


「反转……? 」


首先浮现在马修脑海中的是龙之魔女的姿态。


然后是亚瑟・潘德拉贡和库・丘林。


对于这些声名远扬的英雄的反转,至少迦勒底的成员都已经习惯了。


所以到现在已经不会惊讶。


问题是,反转之后的master到底是什么情况。


「医生,把你的见解说出来,简单一说就好。」


「啊,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罗曼挠着头发,把正在进行的思考整理了一下。


「……大概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转。是与这类似的什么现象。她并不是英灵。但是,她是何时获得这份反转的?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就在三人都沉默的瞬间。


「讨厌啊,我被捉弄了! 」


管制室的门被打开了。出现在那里的是一脸不甘心的达芬奇。


「有一个圣杯不见了哦!该怎么说呢,她这不也挺能干的嘛!竟然能瞒过我达芬奇酱去偷东西什么的!报案处是在这里吗?!」


「莱昂纳多!你迟到的过分了吧!」


「原谅我吧,我已经因为悔恨而原地跺脚二十多分钟了! 」


马修被惊得愣在原地。


巨大的电脑现在也在继续显示出什么东西的计算结果,她精神恍惚的看着这一切。


「反转的……前辈……」


「不管怎么说,托你那吵闹地抱怨我多少是明白了。」罗曼迅速的敲着中央控制台。「……唉,果然是这样吗。如果使用圣杯的话,一切就都有可能了。不被我们探知的灵子转移也好,拟似反转也好,还有她身边那些东西也是。」


罗曼的声音相当认真。


「马修一个人去的话过于危险。岩窟王,拜托你也与她同行。……我不是你的master,所以这不过是我的请求。你能答应吗?」


「哼。岩窟王哼出鼻音。本来,就算是大地尽头我也打算追逐而去。不让她负起把我弄成这幅可笑又令人不爽的样子的责任,我是不会罢休的。」


 


今天的日期,不明。


温度是十九度左右。


天气的状态极为良好。


并不坏的,不错的一天。我感觉自己的心情也不错。


「现在是什么季节呢。是春天,还是秋天。我也不知道啊。」风摇晃着我的头发。「……啊,不过这种事怎样都好啦。」


我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这样就好。正是因为这样就好,我才特意选了『这样做』。


周围是宽广的草原,看不见民居的踪影。非常舒服的气氛。清爽干净。我还记得上次来到这里时也是这样的感觉。


一四三一年,法国。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魔术王的踪影。只有如牧歌般的风景和正逐渐被修复的扭曲。


我平静的支起身体。『黑色的』礼装上沾上了草芥。


回想起来,这还是到达迦勒底那天给我的补给品。现在想想,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向森林前进吧。虽然可能会迷路,但有你们在总会有办法的吧。」


依旧是无言,但我没有在意的继续说道。


「森林的尽头会有什么呢。街道也好,城市也好……海就算了。希望这里是远离马赛港的地方。」


没有人的踪影真是太幸运了。打扮奇怪的女孩子以大字型躺在草原上,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让你们久等了,抱歉。那么,出发吧。就把这当做郊游也未尝不可呢。」


突然,风吹过大地。


卷起树叶,裙摆划出大的弧度,被风吹乱的头发将我的视线覆盖。


我仿佛听见有老虎的吼叫声传来。


「……走吧。」


我说出简短的一句话,正要转身离去时。


「……前辈!」


脚步不禁停了下来。


再熟悉不过的,也是预想之中的声音出现了。


「前辈,请等一下,前辈!」


我几乎想转过身去,却还是停下了动作。


往前看去,眼前的森林非常广阔。


果然还是进那座森林里去好了。虽然这样做对不起她,但不一会儿也就能甩掉她了吧。唯一令我担心的就是她的安全,但是对于亚从者来说一匹两匹野兽也不会构成威胁。不久之后她就会放弃寻找然后回去吧。


我踏出了一步。


我又在试图舍弃些什么了。


就在那时。


「——你要去哪里?」


从背后传来声音。


我屏住呼吸,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去。


不出所料,在我背后站着那个男人。


「你……扔下了……马修啊。」我的声音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真是坏心眼啊。」


「你这种说法可就欠妥了。」他平静的说道。「我不是扔下了她,只是比她先行一步来到这而已。要想跟上我的速度,你那重要的后辈还显得太慢了。」


「是吗。……那个,你转变形象了?很适合你啊。」


瞬间,伯爵的表情染上愤怒。


「哈哈!」他的嘴唇画出仿佛开裂一般的弧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伯爵发出哄笑。


那不是为嘲讽而笑,而是愤怒终于爆发的表现。


「你竟然说,适合我?!」


他露出牙齿愤怒的咆哮道,如同风一般凌厉的杀意掠过我的皮肤。


「把我弄成这副模样,你还想装糊涂吗!这舌头 ,我看你是不想要了吧! 」话音刚落,他的瞳孔猛然缩小,尖锐的目光猛地刺向我和我的身后。「还有你这家伙,你现在的这幅模样是什么!」


我的话语堵在了喉咙里。


在他眼中映出的我,现在到底是何种姿态呢。一想到这件事,我便感到有些恐惧


「等,请等一下唐泰斯先生.,不管怎么说还是太快了,超超高速对我来说果然还是……前,前辈……!?」


就在我们站在原地不动的时候,马修好不容易追了上来。


但是,她在说完之前便瞪大了眼睛。


「为、为什么前辈,会和影从者在一起?!」


她大大的眼中满是震惊的色彩,眼珠好像要瞪出来一样。


「……啊啊」我的视线慢慢扫过背后。「关于他们的事情吗」


我的背后并排站立着几个影子。


没错,他们是影子。最终,我所选择的是这样的东西。


「圣杯真的是非常厉害的东西啊。」


我想起自己悄悄潜入达芬奇酱的保管室的事。


「它让像我这样技术拙劣的魔法师,也能无限地制造出影从者。虽然圣杯本来应当用于更加高尚的目的,但是除了这样做之外我一时也没想到别的用途。」我继续说道。「我感到非常地轻松,因为对于我来说他们是谁都行。对于他们来说,master也是谁都可以。我们互相都是只要有表层就好的关系。」


自己不去追求任何东西,相对的,也不被任何东西所追求。


这真的是,非常轻松。


「怎么会……」我的后辈咬住嘴唇,岩窟王则依然用冰冷的目光看向这边。「……前辈,请告诉我。前辈为什么会突然决定消失,为什么会反转……」


「反转?我反转了吗?明明是人类却? 」


作为人类也能反转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到底是怎样呢,圣杯的话大概是能做到这种事的吧,不过我只是许下了一个愿望而已。」


是的,我只是许下了一个愿望而已。


然后,当我醒来时就已身在法国,手中握着圣杯,身旁站着影从者们。


就是这样而已,之后的事我一无所知。也正因为不知道,所以随着本能行动了起来。


「前辈,前辈你究竟许下了什么愿望?我们一起回去吧。一起回迦勒底。」


「……马修。」我摇摇头。「我之前一直瞒着你,但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不是值得你那样努力去追随的人。」


「……诶? 」


「我到现在也不清楚。在那一天,握住你的手的原因。到底是因为想要帮助你,还是在逞强,或者是在怜悯你……还是说只是害怕独自一人死去。我无论怎样思考都弄不明白。说不定,那甚至都不是为了你而做的。」


一想到这些,我突然就失去了前进或后退的勇气。我,只是在任性不是吗。


「……只是,因为那种事情吗?」


但是马修却坦然的开口了。


「莫非,你一直在被这个问题所困扰吗,前辈。被那种无聊的事。」


「无聊什——」


「就是无聊的东西! 」


否定的声音大到使天空为之震颤。


「我真的很高兴,前辈在那时能握住我的手。我知道前辈那时候虽然笑着,表情却还是因恐惧而扭曲了。……然而即使那样,前辈也没有离开我。直到最后都没有。」马修继续说道。「那份濒死的记忆并不是什么令人欣慰的东西。但是,就算如此。在那火焰之中发生的奇迹,都是对马修·基列莱特来说唯一的宝物!」


「那不是那么夸张的东西,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啊,马修。」


「这就足够了,对于我来说那是十分美丽的东西。……我十分的感谢前辈。那个时刻,我真的非常高兴。所以,至少能够帮上前辈的忙这个愿望,也有为了我自己的成分。我就算是为了我自己,也想成为前辈的盾。」


马修干脆地抬头望向这边。


「所以我要这样说。」马修·基列莱特高声宣告。「请不要说我喜欢的人的坏话!就算那是前辈自己,我也绝不允许!……这么说没错吧?我以前阅读过在迦勒底的数据库内保存的这类文件。」


「虽然没错但是这种说法很有问题啊……」我无力的摇摇头。「……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回到迦勒底的。不如说我本身就是那么打算的。我会向医生和达芬奇酱道歉。所以,能不能暂且让我一个人待一会?我会在今天内回去的。」


「……然后呢?」一直保持沉默的伯爵开口说道。「这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你的心病,是今天在这里呆一天就可以治好的东西吗?不是吧。那么你要怎么办?难道你还打算穿过森林去投河自杀吗?」


「我不会自杀。不管怎么说,人类最后的master都是必要的,是绝对不能失去的。只是我想稍微调整下心情而已。」


「别开玩笑了。」


伯爵咬牙切齿。


「难道你要让那些影子来引导你吗?!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你到底打算让我不快到何种程度?!」饱含怒气的声音响起。「我的这副样子是什么?!你的那副姿态又是什么?!能够引导你的只有我而已!」


「……那么,如果我说已经够了呢? 」


一瞬间,周围陷入了沉默。


「还用问吗。」语气一变,复仇鬼平静的说道。「——全部杀掉。」


身后的影从者立即摆出战斗姿势。


「将你身后影子们的头与身体分断。脱离身体的头落到地面,四肢和内脏就切碎当做家畜的饲料,毫不留情地玩弄你,直到你理解除我之外无人能够引导你为止,我会重复无数次。别担心,我可是相当擅长这样的手段。」


我轻声叹息。


这是何等粗暴的话语啊。还伴随着像要使碰触到他的我的指尖溃烂一般的火焰。


至今为止,我的内心都是被他所填满的吧。


但是,我不小心注意到了一件事。


「……话说回来,我有件事想问你。我平静的继续说道。是相当无聊的事,没有任何意义,就算你不回答我也知道结果。」


「什么?」


我咽下一口唾沫。


「……我和,你的宠姬,如果二人都在处刑台上,你会选择哪边,又会放弃哪边? 」


那个时候,他的表情该如何用语言来形容呢。


只是,他确实。


他确实睁大了眼睛。


到底过了多久呢,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一小时,也可能比这更短也说不定。


伯爵的嘴唇颤动起来,我只是出神的凝望着他。


「……啊啊。」伯爵发出叹息。「我总算明白。你,又感到迷茫了啊。偏偏还是在我身上。」


我感觉到热意唰地一下涌上脸颊。


这是愤怒。对他那一副想说这完全是件很无聊的事的表情,我感到相当愤怒。


「别说得那好像是怎样都好的事一样!」


「本来就是怎样都好的事!」我的手腕被拉住,他美丽的容貌填满了我的视野。「看着『我』,master!」


耳膜被他的声音震的酥麻。我想要甩开他,然而他并没允许我这么做。


非常近。近到我们的嘴唇几乎相触。


「看着在你眼前的,现在的,这个我!我到底是谁?是爱德蒙.唐泰斯吗!是基督山伯爵吗!在那个监狱塔之中你究竟曾经见证了什么!」


心在震动。我窥见了曾经的光景。


对了。


在并不遥远的过去,我曾一度成为了囚犯。跨越了七个夜晚,经历了七次审判。


现在也能清晰的回想起来,不如说怎么可能会忘呢。


我,杀死了他。是我杀死了他。


基督山伯爵——爱德蒙.唐泰斯已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岩窟王。」我的颤抖着发出声音,流露出呜咽。「你是,岩窟王。」


「那么,回答我。我的master到底是谁。我的共犯者究竟是谁。是站在那里的后辈吗。是仍未苏醒的四十七人的其中之一吗。或许,或许——是那之外的某人吗。」


「……别说了啊。」我吸着鼻子。明明知道这些话由自己说出来很不像样,却无法停止。「别说了啊,不要说那样的话。是我啊。你的master是我。只有我能引导你什么的,自信满满地说出这些话的人不正是你吗……」


「……是啊。」


岩窟王用鼻子轻哼。


「哼,所以才说让你别再做那种傻事了。你可是就连点个烟都必须要用打火机才能点的女人,那样的女人去充当谁爱与执念的替身什么的,最终只能是走投无路了吧。」


「因为,我不知道别的更好的方法……」


我必须成为人类最后的master,必须成为出色的master,对于任何英灵来说都必须是。


那真的是是十分巨大的重荷。我不知隐藏起了多少张假面。有时,甚至也会忘记真正的自己。


「……抱歉,抱歉啊。我问了非常过分的事情。」我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希望你选择。这样就好,就现在这样就好。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只是


「……但是,我心中不可抑制的感觉到空虚。因为这样一来,我不就一生都没法成为对谁来说无可取代的我了吗?」


「别在意那种无聊的事。」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不出所料,岩窟王正在那里。从帽檐下窥见的赤目风平浪静。


「渴求的话就猛烈的渴求吧,如虎般咆哮吧。这对你们来说是被允许的感情。既然生为人类,就必定存在这种愿望。」


「……我也是这么想的,前辈。」


马修怯生生的说道。


「我们无法独自一人生存下去。我是这样,doctor也是如此吧。想要爱上谁,想要被谁所爱,想要渴求谁,想要被谁所渴求。那并不是罪恶。」


我愣在那里,目光在两人间游移。


是能够被允许的事情吗。


在这个局面,在世界濒临灭亡的这个状况之下。


即使有时我的思维会回到以前在课上打着小差望向窗外的那段时光,也能被允许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岩窟王用鼻子哼道。「你就是你。难道你还以为自己能变成别的什么人吗?」


世界开始变暗。最后在莫名的安心之中,我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


「……起来了吗。」


我的手指逐渐活动起来,指尖传来床单光滑的触感。柔软的枕头让人感觉相当舒服。


岩窟王坐在床边。还是一副一如既往的悠闲样,果然,他比起我更像这个房间的主人。他现在正借着墙边小桌上电灯的光读着书。


「……有点头晕。」


「哈哈,当然的。谁让你自己甘愿去忍耐的,那是你自作自受的苦果。岩窟王把书合上。不过,真是的。你真是个平凡的魔术师啊。明明利用了圣杯之力,却还是因为魔力不足而晕倒了。」


「真丢人呢……也狠狠地被医生和达芬奇酱训斥了一顿。」


虽然这么说,但他们首先说出的却是“欢迎回来”这四个字。


唉,真是的。他们对我还是太温柔了,温柔到令我心痛的程度。


「魔术回路也破坏得很严重了,拜此所赐暂时要保证绝对的静养了。圣杯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用身体亲身体验不也挺好的吗。把这当成你交的学费好了。」


「哈哈哈……那还真是相当昂贵的学费呢……」


向圣杯许下的愿望,其实真的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东西。


我想成为我想要成为的自己。


因为真的是非常消极的愿望,所以就连我自身最初也没想过这个愿望能够实现。只是当做一时的心理安慰而已。


但是,圣杯自身对此加以解释后实现了这个愿望。


这就是,那件事。


持有近似反转性质的我。


不是作为一个个体,而是重视无个性的机械。


只是为了成为救济人理的道具的,活着的齿轮。


归还之后,我曾一度拜访梅林。并不是在现实里,而是在遥远梦中发生的对话。


「——欢迎回来。希望你下次能够变得更加任性一点呢。」


在花朵绚烂开放的乐园,他抚摸着我的头发这么说道。只是这样而已。


「也给你留下不好的回忆了呢,抱歉。如果能为你做些什么的话你说就好,我什么都会做……之类的是不可能的,不过,在我能做到的范围内我都会去做的。」


「长卧不起的你能做些什么。」岩窟王继续说道。「……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哼,这样吧,帮我点下烟。」


「又来?平时不就一直拜托我做这种事嘛,再说了你一直叼着烟却从不自己点火吗?」


我叹息道。从岩窟王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打火机。


昏暗的房间里窜起微小的火光。无能的我就连在指尖生出火这样的魔法都做不到。


我想将打火机还回去。但是岩窟王阻止了我.


「可以了,不用还回来。那个你就拿着吧。」


「……可以吗? 」


「别在意。差不多我也嫌麻烦了,还是你直接拿着它会比较省事。」


「是吗……是这样啊。」


我摆弄着银色的打火机(zippo),最终把它收到了枕头下面。


「立香,暂且先休息一段时间吧,反正以你现在的那副身体什么都做不了。」


——一瞬间,我忘记了言语。


我张大了嘴,露出呆呆的表情抬头看着他。


岩窟王完全是一如既往。再次将书翻过一页。那幅假装正经的表情不知为何让人感到有些可憎。


「什,什么? 」我的声音颤抖着,语气相当激动。「刚才,你说了什么? 」


「我说暂且休息吧。」


「在那之前! 」


岩窟王轻笑出声。


啪地。他将书放在小桌上。这次他大概不会再打开了吧。


「——立香。」


他的脸凑的很近。近到我们的嘴唇几乎相触。


几乎要相触一般,几乎要贴合一般,但是,却没有相触。


「……我,我的名字……你记得……啊。」


「问这种理所当然的话干什么。……要是那么喜欢被叫名字,就一直这么叫你好了。在你那后辈的面前也好,在医生的面前也好,在梦魔的面前也好,在在那群怪人面前也是。」


「一、一直这么叫还是算了!到底还是不行,从各种意义上我都会死的。」只是,我继续说道。「……只是,在只有你我二人的时候,希望你能这么叫我……大概。」


这一称呼大概会成为我的安心毛毯一样的存在吧。会成为对动不动就容易迷失自我的我来说的,柔和的枷锁吧。


啊啊,没错。


藤丸立香。


我是叫这个名字没错啊。


「哈哈。」岩窟王笑着,非常高兴的样子。「我明白了,master。你所希望之事,我必定全部遵从。」


赤色的眼睛摇曳着。我的avenger就在此处。


「不用畏惧这个世界。你是我的共犯者,就算到地狱尽头我也会陪你一同前去。」


烟草的味道飘浮着。无意之中我已被这股味道所沾染并深深沉溺于其中。


「所以,现在先睡吧。对你而言的早晨还不到时候呢。


「……嗯。」


呼唤我的名字的声音震动鼓膜,我的身体微微颤抖。


岩窟王的声音非常安静而平稳,我不就就会习惯他的声音了吧,不过这倒也让我感到有些恐惧。


「嗯,没错。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这样吧。」


眼皮渐渐沉重起来。


总有一天,与魔术王定下胜负的日子将会来临。


在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失去什么,也可能什么都不会失去。可能会发奇迹,也有可能什么都不发生。


但是,我唯一能确定的是。


『我』的确就在此处。毕竟他都给我下了“你总有一天会拯救世界吧”这种定论了。


那我也就能够再稍微努力一会儿了呢。


「不过,即使是那样。master,你也真是个如同绝缘体一般钝感的人类啊。也可以说是相当残酷的女人了,残酷到铭刻在人理上的任何一位恶女都没法与你媲美的程度。」


复仇者这样说道。抚摸着正安详睡着的master的头发。


「我是岩窟王。被人们铭刻上梦想的,暴乱的复仇之神。我之存在仅靠恩仇,而非那爱与善性,由此重叠而成的到底是谁呢。master你又可曾想过,我成为你的引导者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其他]旧剑资料整理2

七方十齐:

FGO以外,其他作品内旧剑资料索引。


错漏之处如能在评论里纠正再感谢不过,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请不要转载或等纠误之后再转。




◆形象演变


与其说旧剑的人设经历了四个阶段,倒不如说有四个主要版本。


【第一版】


奈须蘑菇高中时代写的小说,FSN剧本的原型,所谓的旧FATE。


2006年8月,C70上发售的《Character material》中收录了对此的介绍,以及武内崇为其绘制的设定图。2010年6月的《Fate/complete material II》提到的旧FATE也是指这一版(这一本内奈须提到,创作旧FATE是15年前的事,倒推回去大概是1995年左右?)。


【第二版】


型月十周年推出的Proto Fate,即2011年12月31日发售的幻想嘉年华3(《Carnival Phantasm 3rd Season》)中收录的《Fate/Prototype》系列,包括12分钟的OVA、音声特典、以及设定集《Prototype/material》。


2012年8月发售的《Fate/Prototype-Tribute Phantasm-》以及2013年3月发售的《Fate/Prototype-Animation material-》也都属于这一版。(后一本有对前一本的修正)


此时无论脚本还是人设都与第一版不同。


脚本是奈须蘑菇在重读第一版脚本之后整理改写的,如Rider的身份等已经与第一版不同。人设则以武内的原画为基础,由逢仓千寻对铠甲进行了重新设计。可以看到战斗装的领口袖口都被加了花边,铠甲样式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呆毛倒是被完美地继承了。


(中原于当天在P站上投了一堆FATE的LOG图,其中有张旧剑。)


【第三版】


樱井光执笔,中原绘制插图的《苍银的碎片》,即2013年8月开始连载的《蒼銀のフラグメンツ》系列,prototype的前日谭。讲述FP剧情8年前,由FP女主角绫香的姐姐爱歌与旧剑一起参与的那场圣杯战争。和FP的关系类似FZ之于FSN。


相比第二版仅有20P+的脚本,这一版有着完整而充沛的剧情。但因为不再是奈须执笔,人物理解多少存在偏差,所以也见仁见智。(奈须自己在问答里吐槽过FSN里的时臣会恶作剧,和老虚笔下的Perfect Gently·时臣有偏差。对FSN、GOA与FZ中的吾王存在偏差的争议更多,不展开。)


【第四版】


FGO内的旧剑,中原插画考哥配音。


相比前三版,这里的定位从单纯的守护骑士,变成了与主角并肩作战的战友、主角的剑(“要是这把剑能成为几分助力,那我也就付出全力成为你的力量吧,Master”)。


卡面美声音撩台词燃,强不强是一个版本的事,帅不帅是一辈子的事。


【其他】


奈须在花札剧本里的绅士版的旧剑,经验值在广播剧剧本里的邻家软萌版,诸如此类和主线里有微妙偏差的版本,当成外传设定也好,官方二设也好,性格的另一面也好,见仁见智。




◆十周年画集




印象里只在十周年出现过的红棉被。


两张都出自中原。




◆Character material


公开时间最早的设定,上文提到的第一版,从内容里摘了相关的三段。



旧Saber&旧主人公


这是第七阶位的菜鸟魔术师·纱条绫香被卷入名为圣杯战争的魔术师之间的战斗,在骚乱的最后却召唤出了第一阶位的Servant·Saber,并成为Master奔波于夜色之中的故事——


这是诸位耳熟能详原样照搬的开始,另一个Fate的主角设定。


尽管好胜、聪慧,却多少给人以有些厌世的出家人之感的绫香,以及立于少女背后一边嘴里损个不停一边微笑着守护她的Saber。两人的组合就是这样一种关系。(参照Fate/stay night中的远坂凛与Archer的组合就可以很好地理解)


最弱的Master召唤出最强的Servant,这就是其中的关键词。


一如当时传奇小说的流行,只敲定了开篇和结局,剩下就只管按着自己的任性想到哪就写到哪,这种风格真是让人不禁莞尔呢。






旧Fate和Fate的不同点


自旧Fate中就没有改变造型的是Lancer、Assassin、Caster、Berserker、Archer(吉尔伽美什)、冒牌神父与扑杀教师七名。


Lancer的Master是绫香的劲敌,活像某露维雅大人一样的千金小姐。


Rider(忒休斯)的Master是久居医院患病不愈、濒临死亡的女性。(注:Theseus,希腊神话中的著名英雄之一,雅典最著名的国王。最著名的功绩是进入克里特的迷宫,杀死牛头人米诺陶斯)


Berserker的Master倒是和传奇二字很相称,是个打倒了对手便立刻强〇之的变态牧师。


Archer初登场时就是吉尔伽美什,而Assassin则是一直窝在山门那里没挪过地方。


“——Assassin之Servant,佐佐木小次郎。”


也一样是个会堂堂正正报上自家姓名的豪爽男人。


另外提一句,冒牌神父和扑杀教师是自小一同从孤儿院出身的旧相识。爆笑。






旧Saber


真正身份与宝具等等基本上与Fate/stay night无异。不同的只有性别这一类的地方。虽然与某个金发本王的人颇为相似,不过本来那个设定就是来自于黑化的旧Saber。


故事中期,因被Archer击倒而消失。之后被Berserker的Master黑化并且再度召唤,而绫香则与Lancer定下暂定契约与黑Saber战斗,战斗的最末Saber恢复了本性,与绫香一同将Berserker组击败。


另外,由于喜欢这个情节的原画师的强烈要求,黑Saber在Fate/stay night中也得以再现。“说到Saber自然是黑的嘛”这就是原画师的说法。唔,难道说只是想画黑(恶)Saber而已?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翻译地址:澄空-六条秋分


引人注意的点是说到红A的性格和言行是从旧剑替换过来,把FSN里从呆毛身上消失的属于旧剑的冷酷赋予了红A。


以及,金闪闪把头发自然地放下来以后的形象,化用自旧剑。




◆Fate/Prototype


重中之重的第二版,以11年OVA为核心的一系列设定。


OVA地址:B站av1866435


设定集翻译:澄空-奶烤米


音声特典翻译:澄空




Prototype Material中的设定图,由逢仓千寻重新设计的铠甲,花边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右边武内的原稿是06年character material里收录的版本,的确能看出是FSN里放下头发的闪闪的原型。




图中配字翻译:


[武内的评价]


美形又从容,90年代的理想传奇主人公形象。私服果然是要穿风衣吧。逢仓桑设计的铠甲非常帅气。兜帽太萌啦。


[信息]


拥有成熟的价值观、正义感。认同善良,纠正恶逆,让人赏心悦目的英雄形象。但是,言辞里常常会体现出冷酷感。(类似Fate/stay night中的Archer)对绫香而言,他处于理想的王子大人兼保护者的位置。


原本是为了改写命运而接受圣杯召唤,八年前的圣杯战争中一直赢到最后,却在得到圣杯前被强制性召还,不得不放弃,退场。那后遗症便是,对前一次战争的记忆模糊不清……他本人如此声称。


真名是亚瑟王。他的宝具不言而喻便是圣剑Excalibur,但那太有名所以用风之魔术(C级宝具)隐藏起来。在经历上次战争后从“拯救故国”的愿望中得到解脱。为了拯救八年前间接让自己了解到寄托在圣杯上的愿望是扭曲的少女(绫香),这次也回应了召唤。


>>>>>>


ニヒル


1 虚無的。虚無主義的。ニヒリスティック。「ニヒルな思想」
2 冷たく醒めていて、暗い影のあるさま。「ニヒルな男」「ニヒルな笑い」


这个词有虚无主义的意思,也有冷酷、冷漠的意思,还见过有人翻成冷嘲乃至毒舌。


考虑到原文里“类似Fate/stay night中的Archer”的说明,跟随红A性格“冷酷无情”的设定翻成了冷酷。





RAITA设计的圣剑。上一篇FGO的整理里补充了解说。


左边是风王结界解除后的状态,但剑仍收在鞘内,右边是约束解除,从鞘中显现的状态。


Tribute Phantasm提到,像阿尔托莉雅持有剑鞘阿瓦隆(EX级宝具)一样,旧剑也有剑鞘。但是设定上,剑鞘并不如剑本体强。


剑身上的文字比较接近卢恩字母。左边剑身的花纹也和那一时期不列颠流行的花纹有相似之处。




Prototype Material、Tribute Phantasm、Animation material这三本设定集里的内容大量重复,如果只买一本的话,Animation material里内容应该是最多的。不过我的AM还没到,等到了再评价。




Tribute Phantasm里对这张画面做的解说比较有趣。




平常以长袖上衣与宽松长裤这种轻松打扮度日的剑兵。


周身散发出一种成年人的游刃有余气质,跟「stay night」中带着紧绷气息的英凛剑兵不同,与远坂邸的弓兵也有所差异。当然啦因为像闪闪




英凛气质在呆毛身上得到放大,旧剑的气质更偏向从容,这一点在设定集里提了很多次。




Animation material里的设定图。









之前提到过的,中原于CP3当天在P站上投稿里的旧剑。



图里的说明文字翻译:


CP(幻想嘉年华)投下了了不得的东西……




查到的记录里,中原开始为TM绘制插画是这之后半年的花札。所以这大概是个人绘?




◆苍银


樱井光和中原的合作。去年年底的时候已经完结了。


图太多放两张代表性的。






◆其他


除了以上三版以外,零零碎碎的版本。


首先当然是剧情丧病的花札。


近卫做的人设收录在Hanafuda material里。



和花札一样作为特典捆绑的Capsule material,呆毛瞩目。




12年12月的广播剧


船上的merry christmas杀人事件


B站av393167




经验值剧本的KOHA✩TALK


B站av1691526




樱井光扮演的型月2015愚人节活动-旧剑组


【型月四月馬鹿】プロトセイバーと、そのファン【2015】




还有一些更细碎的不列了。


参考TMWIKI。



[FGO]旧剑资料整理1

七方十齐:

个人向FGO旧剑设定整理。剧透吐槽多。




◆英灵介绍


fgowiki(中)


atwiki(日)




录了几条和FP有关联的,>>部分是个人注释。




角色详细



善良なるものを良しとし、悪逆なるものを糾す。


子供心に誰もが夢見る白馬の騎士の如き英雄。


星の聖剣使いとも言われる。


その正体は、何らかの存在を追ってこの世界に


辿り着いた異世界の「騎士王」である。



认同善良,纠正恶逆。


每个人童心都曾梦见过的白马骑士般的英雄。


也被称为星之圣剑的使用者。


其真身是追逐着某个存在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异世界的“骑士王”。


>>>>>


从FP来看,异世界指的是FP,时间点未知,但至少在爱歌召唤出了class beast(《圣经》里的666之兽)之后。而根据旧剑的体验剧情,他参加的第二次圣杯战争也赢了,只是没处理干净。


考虑到第一部主线末出现了beastⅠ、Ⅱ、Ⅳ,而旧剑的体验剧情和技能都跟兽有关,出现在第二部主线剧情内的可能性比较大。




绊1



身長/体重:181cm・68kg


出典:アーサー王伝説


地域:欧州


属性:秩序・善   性別:男


食べるのも得意だが作るのも得意(料理)



擅长吃也擅长做(料理)。


>>>>>


在苍银番外里,旧剑给绫香吃了自己做的东西,然而从绫香的反应看,他的料理技能并不像他吹的那么好。(标准英国人)


tmwiki里提到他也是一个大胃王,但是和阿尔托莉雅(呆毛)不同,不是那种会说肚子饿的类型。(又黑呆毛




绊2



英霊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と同一の過去と


伝説を有する完全な同一人物にして、別人。


まさしく「理想の王子様」「蒼銀の騎士」と


いった清廉な姿を取って現界している。


異なる世界から来訪した英霊、との事だが―――



与英灵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有着同一过去与传说的,完全同一人物的,别人。


以正所谓“理想的王子殿下”、“苍银的骑士”这样清澄无私欲的姿态现界。


虽说是异世界来访的英灵,但——


>>>>>


日语里的清廉更强调纯洁无私,没有中文里不贪污的含义。


但什么啦但!




绊3



○カリスマ:B


軍団を指揮する天性の才能。


今回のアーサーは巨獣との戦いに特化されている。


巨獣と戦う時は味方は付いて来られず


彼一人になるため、カリスマ発揮の余地がない。


○巨獣狩り:A


ブリテンを蹂躙せんとする魔獣の数々と


アーサー王は戦い、悉く打ち倒してみせた。


巨大な敵性生物との戦闘経験に長けている事を


示すスキル。



○领导力:B


指挥军团的天性才能。


今回的亚瑟特化了与巨兽作战的能力。


与巨兽作战时只有自己,因此没有领导力发挥的余地。


○巨兽狩猎:A


亚瑟王战斗并悉数打倒了妄图蹂躏不列颠的诸多魔兽。


显示了丰富的与巨大敌性生物战斗的经验的技能。


>>>>>


和呆毛一样的领导力B,然而技能里并没有领导力,而是整合到了绊礼装。


巨兽狩猎的生效对象包括魔神柱和提妈,也就是对beast生效,然而宝具是光炮不是单体,迷。




绊4



『約束された勝利の剣』


ランク:EX 種別:???


エクスカリバー。


星を救う輝きの聖剣。


星を滅ぼす外敵を打ち倒すために作り上げられた、


およそあらゆる悪を退ける黄金の刃。


聖剣の「十三拘束」のうち六拘束が開放された姿。


半数である七拘束以上の開放ではないため、


未だ真の力を発揮できてはいないものの―――


それでも、巨悪を斃す苛烈の光には違いない。


本作に於いては「ベディヴィエール拘束」開放が


自動承認されており、


巨いなるものとの決戦が想定されていると思しい。



『誓约胜利之剑』


Excalibur。


闪耀着拯救星球光辉的圣剑。


为了打倒毁灭星球的外敌而作出的能击退几乎所有邪恶的黄金之刃。


姿态是解开了圣剑十三约束中的六约束。


虽说未解开作为半数的七条以上约束,没有发挥真正的力量——


但那也是足以击毙巨恶的苛烈之光。


本作中「贝狄威尔」约束被认为自动承认。


或许是预想会与巨大生物决战的缘故。


>>>>>


众所周知的咖喱棒。


星之圣剑。


和呆毛的咖喱棒的区别是,呆毛是对城宝具,旧剑未知。


立绘和战斗模型里共出现了两种形态的咖喱棒,再临前的咖喱棒是动画里解放全部约束、破坏闪闪宝具的轨道炮,再临后反而只出现在设定集。(吃书是设定的一环,不爽不要玩。)


宝具里旧梅林的声音是呆毛CV川澄绫子配的,C阶呆毛实装预定。


根据作战对象不同,旧梅林念的名字会发生变化。点名时每个骑士的光芒颜色也不同。




绊5



自分は本来は別世界・異世界に属する英霊であり、


とある強大な敵対者、悪相の兆しを追い求めて


この世界へと辿り着いたのだ―――と本人は告げる。


カルデアのシステムを以てしても真実か否かは


判断が付かない程の驚くべき言葉ではあるが、


少なくとも彼はマスターに対して嘘を吐くまい。


彼は、マスターに全幅の信頼を寄せている。


虚偽は裏切りは有り得ない。



本来我是属于别的世界·异世界的英灵,为了追逐某个强大的敌对者,恶相之兆才来到这个世界——本人如此声称。


虽然是以迦勒底的系统也无法辨别真伪的令人吃惊的言论,至少他是绝对不会对Master说谎的。


他对Master付出的是完全的信赖。


虚伪与背叛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


设定里的惩恶扬善一点没说错。


虽然是守护主人的骑士,但是在FP剧情里,旧剑第一次参战从背后捅死了Master爱歌,第二次参战中途败给旧闪,被Berserker的主人以黑化状态重新召唤,和绫香见面以后恢复清醒,联手解决了召唤他的Berserker的主人,相当于又捅了一次Master。


毫无疑问,旧剑的善恶观凌驾于骑士的忠君。


大概是因为这两段前情,才要强调对Master完全信赖。


(混乱邪恶的咕哒子抱紧了黑呆和黑贞)




◆横纵对比


目前唯一男性五星剑,红卡光炮,白值剑兵最高,定位接近小莫。


五星满绊通常介于161-170之间,旧剑1-5只需要2.75,满十级165.5,略高于呆毛的164。




在FP、FP苍银、FGO中由不同Master召唤的数值区别见下:


绫香 | 筋力B=耐久A==敏捷B=魔力E=幸运C=宝具C(EX)


爱歌 | 筋力A=耐久A+=敏捷B=魔力A=幸运D=宝具C(EX)


咕哒 | 筋力A=耐久A+=敏捷B=魔力B=幸运B=宝具EX


(加号代表可能大幅提升)


爱傲天的魔力量虽然只有E,但是质为EX,而咕哒召唤的旧剑仅魔力比爱歌低1级,幸运高2级。Grand Master无误。




◆绊礼装



ガーデン


約束の場所。


それは、いつか至るはずだった黄金の草原か。


血みどろの戦いを繰り広げた屍の丘か。


或いは聖剣の返上を決めた微睡みの森か。


いいや。いずれも、違う。


王ではなく、一人の騎士として在ろうと決めた時、


約束の場所は定められた。


すなわち。


───愛によって遺された庭。


   優しい月明かりが降り注ぐ、ガーデン。



GARDEN


誓约之地。


那是,终将到达的黄金草原吗。


是不断重复血腥战斗的尸山血海吗。


或是决定归还圣剑时小睡的森林吗。


不。哪个都不对。


并非是王,而是决定作为一人之骑士时,誓约之地就定下了。



——因爱而遗留之庭。


温柔的月光所倾注的,花园。


>>>>>


FP脚本里,女主角绫香召唤出旧剑的场所。


FGO里的旧剑明确说就是FP里的英灵旧剑,时间点接在他参加的第二场圣杯战争结束后。


而根据FP脚本,剧情中段,旧剑就和绫香进入lovelove状态。FP和FSN是相同分级,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旧剑和绫香说不定连补魔都做过了,尤其绫香召唤出的旧剑的魔力还是E(喜闻乐见


肝结婚证肝出旧剑和绫香的结婚证虽然有骗氪嫌疑,但也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而且旧剑参加的第一场圣杯战争的最后已经意识到圣杯无用,被绫香召唤只是为了守护绫香,这一点和为了故国的呆毛截然不同。(奈须的白马骑士)




◆体验剧情『ーいつか、星を救う日に』


B站地址av9061497(上)av9122407(下)




长得夸张的体验剧情,剧本量相当惊人,信息量也很大。


翻译视频里有,少量和原文有出入,或者理解偏差,但大致都对,这里提一下比较重要的点。




最初咕哒看到他联想到了冬木大圣杯前的黑Saber,感觉两个人很像。


回到迦勒底遇到阿拉什,应该是听说主角遇到装备和圆桌骑士很像,小莫却说圆桌没这个人才特意来问的,听完咕哒描述,阿拉什表示“果然,你遇到’那个人’了啊。原来如此,该说是缘分还是什么呢。还以为他应该存在于英灵座的。不。不在吗。Master你觉得呢。抱歉,很难理解吧。就当我自言自语吧Master。嘛,这种事情也会有的啦,啊啊,今天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痛饮一番吧。那家伙,如今在哪奋战着呢!”。


咕哒让他说人话。


阿拉什继续装傻:“哈哈,别这么说嘛。啊啊但是,啊,那家伙的话……”


咕哒要怒了。


阿拉什:“哦……嘛,就是那样啦,之前和那家伙打过照面。”


之后被旧狗打断,阿拉什表示:“哈哈,说起这事和你也脱不了关系。不过对法老老哥、女武神和炼金术师那边还是保密好了。”


>>>>>


不想看爱傲天所以没看苍银,这段应该是苍银剧情。


阿拉什的个人台词显示他对苍银有记忆,之后作为从者被迦勒底召唤。不过苍银组和咕哒好像是同一个世界线,拉二还在第六章里被召唤,旧剑却明确说自己来自异世界。




画面转到旧剑。旧剑第一人称。


本以为这次应该是恶相之兆了……结果L之瘴气、R之残香都没有。很不顺啊。没办法,只能一个个去找了。


……


……


啊啊,没事的梅林。终有一日我会达成目的,回到我该在的地方。终有一日,一定。




画面突兀地一黑,变成黄金草原。依旧旧剑第一人称。


——等等,我被这样的呼喊叫住了。


为什么,要叫住我。


站在黄金草原中的我回过身。


我本该来到这里,因为一切对我来说已是往事云烟。


为了祖国不列颠征战的那段岁月……


和圆桌的诸位一同驰骋于众多战场,闪耀着勇气和荣誉的十年。也就是作为王而存在的日子。


接着——


那之后,便是仅仅作为骑士度过的时光。在身为不列颠之王的那段人生里不曾注意之物,经由“她”才得以认知和理解,也是为了“她”,自己来到了时间的另一头,在二十世纪末期的极东都市,围绕着模仿圣杯之物而展开的“圣杯战争”中,奋战了二周。


……为什么,叫住我?


我才刚来到这里啊。


我该做之事已经全部完成,与一切做了了结。


如同后来流传的传说里一样,我终于来到了这片誓约之地。


我本以为,只要和世界签订了契约的话……


然而事实却并非那样。


我在那战斗中得到了答案。并结束了一生。


>>>>>


看的一头雾水的一段。感觉上整段是在追逐恶相之兆的旧剑的回忆。回忆FP的两次圣杯战争结束后,本该和传说一样,留在阿瓦隆的自己为什么重新踏上旅程。(明明是一个人的骑士,结果比呆毛还劳模)




接下来是旧梅林和旧剑的对话。白学现场(闭嘴


女魔术师:——fufu。明明是一副年轻人的样子,却说着老人的话。


女魔术师:不,怎么说呢?吾王。永远的不列颠之王和圣剑拥有者。你还有几件未完之事。事实上你自己也知道吧?


女魔术师:你还没有将该打倒的东西全部击溃。


女魔术师:公元1991年一次,1999年再一次。两次打倒之后本该被消灭了,但都市喰い(那家伙)可顽强了。事情还没结束。


骑士:那就是说——


女魔术师:fufufu。对!就是那样!


女魔术师:伟大的乌瑟王之子,我心爱的赤龙啊!对对,就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异常事态。不得不让已经抵达阿瓦隆的你再次去帮忙,就是如此的紧急事态。


女魔术师:本该在第二次的时候完全结束。但,不知为何,不可能的第三次还是发生了。


女魔术师:fufu,难不成哪里的原种觉醒了吗?


骑士:……


女魔术师:不得不说你的命运真坎坷啊!你已经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了。想要拜访我的高塔可不是现在,目前还没到时候呢。少说再等个十年吧。


骑士:等等,梅林,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女魔术师:旅途尚未结束。你必须重新出发。无论在我们的世界还是异世界。或许又会有穿越次元的情况出现,遇到超越常理的事物也说不定,嘛,尽量保持不屈之心吧。


女魔术师:为什么(なんで),为何(どうして),你一定会这么想吧?是啊……到底为什么呢?我也无法断言。大概是作为圣剑使的你才会有的宿疾吧。辛苦多年才获得的长假,却在这之前突然被赋予……


女魔术师:……伟大的使命啊!


骑士:……grand……order……?


女魔术师:不管怎样你必须快点从此处出发了。正因如此我才叫住了你。听好了王子大人,我再说一次。你的旅途尚未完结。事实上也不能在此结束。也是为了那个重要的“她”啊。你对“她”是什么感受?光?闪耀?爱怜?还是说全都有呢?或许这一切全都会被卷入暴食的漩涡中哦。如果你还不踏上旅途的话。


骑士:!!


骑士:梅林,等等。等一下。好好把话说清楚啊!想了想刚才所说的你根本没给出足够的说明!


女魔术师:什么呀,真过分呢。算了,赶快启程吧!想要和我见面的话还是下次吧!真可惜呢!吾王,伟大的最后的潘德拉贡!我为你的新征途献上祝福!再会了!


女魔术师:——要是遇到那边的我,记得打招呼哟!


>>>>>


得不到你也能让你放下女朋友追着我跑的爱傲天。(计划通


官方设定本里,官方自己吐槽了旧剑为何要把爱歌扔进大圣杯,不扔就省事了。


不过这里似乎交代了FP的结局,1991年是FP苍银的那次,1999年是FP那次。


爱歌召唤出class beast应该是苍银结束,FP里旧剑击碎旧闪宝具的时间点。所以梅林所谓的91年一次,只能是指爱歌,顺推下去,99年再一次还是指爱歌。


提到绫香的时候,旧梅林叫旧剑「王子様」,这样称呼不列颠王应该是呼应之前的乌瑟之子,摆出了长一辈的态度。和FGO的梅林一样,喜欢接受恋爱咨询的感觉。


总结一下这段剧情就是——


梅林:滚出去。解决你的狂热粉之前别想见我。




镜头再转。到了另一个荒凉世界。有一段关于又毁灭后的世界和剪定的独白,貌似伏笔然而并不能理解。


之后旧剑再次遇到了也被转移的咕哒,很高兴地打了招呼,并且因为大气有毒,问咕哒要不要自己的护符。(不,我要呼符!


怀疑咕哒是被自己的转移影响了,但并不解释(又吊胃口),摘掉兜帽说自己的名字是亚瑟·潘德拉贡。


咕哒眼前再次出现冬木大圣杯前的黑无毛。


旧剑继续介绍:“是古不列颠的王。不过如今只是一名骑士。并非和你一样的人类。这能理解吗?英灵——如今灵基是servant,但很遗憾,我并没有master。承担着使用星之圣剑,Excalibur的重任。对,那是我的宝具。”


黑无毛第三次在咕哒脑海闪现。


“……亚瑟王?”


“意料之外的反应呢。……难道,你知道我的事吗?”


解释了迦勒底和女版亚瑟王的事情。


>>>>>


经验值的剧本里有旧剑的吐槽:“alter就算了,lion和lily什么的,还有说到底亚瑟王是女孩什么的,极东的人对亚瑟王到底是个什么认识啊。”


笑死。




再之后是对医生的回忆……官方捅得一手好刀……


罗曼:要是世界并没有在2016年迎来完结的话……你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你周游世间之旅的话,或许还有再见的一天。


亚瑟:还在此处,和你吗?


罗曼:不,那时就不是我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正常发展的话,我可能就会迎来自己那不可捉摸的终结。但我相信,那个对我来说极其重要之人,会与你相遇。将我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完成——


罗曼:为了逝去的昨日而向着未来不断冲刺,背负着爱与希望的那个人!




至此第一次回忆结束,还我医生(哭瞎




和咕哒并肩打败了打断两人的魔兽之后,旧剑有句话:“战斗结束之后我又会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对此我自己也无能为力。这次也是如此。并非我自己的意志而来到这里。”


>>>>>


又埋设定。




然后是BOSS战,对话很苏很燃也很虐。喜欢这一段的剧本。


亚瑟:——抱歉啊,咕哒。这场战斗对手一定会拼死相搏。我也难以把握分寸。将你卷入进来我很抱歉,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过,如果可能的话。我(私)……不,我(僕)希望和你一起战斗。


亚瑟:为了拯救世界而战的你。被他托付了一切的一切的,你的身姿,请再一次地,将它烙印在我的双眼之中吧。


主角:明白。


亚瑟:啊啊,约好了。上吧。现在这一刻,你就是我的Master!无需令咒的系结。只因为,你让我见识到了何为拯救世界的意愿!作为你那闪耀光芒的点缀,我也将让你看到——星辰的光辉!


>>>>>


根据设定集,旧剑对敌人的自称是私,对绫香的自称是僕,这里对咕哒的自称从私切换成了僕,态度变了。




BOSS战结束。主角重新连接上迦勒底,达芬奇解释说之前的传送在计算坐标的时候,程序出了问题,导致发生偏差。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还是最初的错误,可能是调整程序的人手太少。虽说结果没变化。嘛,应该说是BUG吧。由于这个失误,只有你被传送到了那个时代。是个BUG。虽然不是我设计失误,但我管理失职,是我管辖范围的错误,和罗马尼无关。是我的错,很抱歉。之后在巴贝奇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时代点。


>>>>>


又一把刀。难得达芬奇解释这么多,反复道歉,毫无疑问是想起罗曼还在的时候了。




接下来,迦勒底的扫描仪器没扫描到旧剑。


亚瑟:……她们好像看不见我的样子。可能是因为你的世界里并不存在我的灵基吧。你知道的亚瑟王是女性的话,也就是说,那是是我而非我的存在。在你们的人类史中,并没有我存在。这一点,就算你去问梅林,也不清楚吧。一定是这样吧。或者……啊啊,我的转移已经开始了吗?


>>>>>


丢下一堆设定就跑,差评。


阿拉什、拉二他们的灵基都有,为什么就旧剑没有,迷。




第二次对医生的回忆开始。


亚瑟:现在我可以确信了,那个时候的他所提到的,果然就是你了。


亚瑟:现在他又在做什么呢?…………不,我还是不问好了。就现在这样,这样就好。


亚瑟:所以,咕哒啊。比起道别,我更想说的是……


亚瑟: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在遥远的时空另一侧奋力拯救世界的,充满勇气之人。


亚瑟:走到旅途尽头的他所留下的思念,肯定被你所继承了吧,少年(女)!


亚瑟:那么就让我为你的征战之旅献上祝福吧!若是能在他处,你我再次相逢的话——


亚瑟:就让我们为了拯救这颗星球,为了拯救未来,并肩作战吧!




镜头切成达芬奇和医生,往事回放状态。


达芬奇:——嗯,怎么了罗马尼。fufu,最近我也变忙碌起来了。看,大家都注意到我的价值了。所以每天都很忙。不过你好像也是如此,说我们背负起了迦勒底未来也不过分吧。


达芬奇:话虽如此,抽出时间听你讲讲也可以啦。没营养的废话和蠢话也可以哟?啊啊,当然。听你说话也是我的工作嘛。好了,快说吧。


达芬奇:哼哼,这样吗。这样的情况吗。嗯嗯。


达芬奇:……………………诶?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往前,前一句,冬木大桥边?……遇见了男性的亚瑟王?他是英灵吗?什么时候的事?


达芬奇:在迦勒底召唤系统完成之前——吗?没可能出现这样的事。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冬木圣杯战争以后?那样的话召唤英灵是不可能发生的吧,降灵术、召唤术、水平极高的仪式魔术……都难以召唤出能对话的英灵吧?


达芬奇:不过……嗯,等一下,感觉有点奇怪。如果真有那样的事。那时!冬木的特异点!大圣杯前!通过监视器看到女性亚瑟王的身影时,你的反应——


达芬奇:诶,完全忘记了吗?


达芬奇:……不过确实呢,要是真有自称亚瑟王的白人男性出现在面前的话,通常会选择忽略吧。


达芬奇:真的亚瑟王啊!一般不会这么想吧,而且多半很快也会忘掉。不过呢。以你的角度看也是有可能吧,毕竟这里是迦勒底。


达芬奇:……诶,这样啊。


达芬奇:这么说来,罗马尼。刚才你讲的时候表情不错呢,对数年前的事很怀念吗。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吧?fufu。啊啊我知道了。那个时候的你……说了相当羞耻的话吧!说中了?哈哈哈,不行,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想说谎瞒过去可不行,全部如实招来吧,我听听就过!


达芬奇:没事没事。所以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诶?寄托了愿望?对来到日本都市的亚瑟王?到底是怎样的愿望呢……


达芬奇:哎呀。这样啊,感觉还蛮有趣的所以下次再听吧。


达芬奇:明天怎么样——唔唔,再早一点也可以。






◆台词合集


B站地址av9053704


全台词视频里有翻译,最下只录日文方便对照。




比较值得注意的是新旧saber和梅林的CV梗,以及旧剑对小莫的特殊语音。


呆毛一直无视小莫,而旧剑说了这里的小莫很可爱。


旧剑世界的小莫是男性无误,女儿当然比儿子可爱(在经验值的剧本里很失措地吐槽了我的儿子怎么变成了女儿2333




另外,旧剑入手以后,布姐会开启特殊语音。



「困ります…。アーサー様、とっても優しいから…、 困ります…。」



“我很为难……亚瑟大人,很温柔……我很为难……”


>>>>>


苍银剧情。布姐的宝具效果是爱意越深宝具越强,因此被Master喂了爱情魔药,要求杀死旧剑。


拉二的巧克力剧情里据说也提到了旧剑,不过我没有拉二,下一个。




日文台词


召喚     「僕はセイバー。君を守り、世界を守る―――サーヴァントだ。」


レベルアップ     「また一つ、強くなった」


霊基再臨1     「更に上がるのか! いいね、これは」


霊基再臨2     「すごいな! これが君の力かい?」


霊基再臨3     「僕は期待に応えられているかな? この姿、この力で、僕はこれからも戦おう」


霊基再臨4     「さあ、行こう、マスター! 世界が君を待っている!」


開始     1     「戦いだ。ここからはもう加減は出来ない!」


開始     2     「死力を尽くしてくるがいい!」


スキル     1     「本気でいこう」


スキル     2     「そうか、わかった」


コマンドカード     1     「任せて!」


コマンドカード     2     「いいね!」


コマンドカード     3     「斬り伏せてみせるとも!」


宝具カード     「ああ、決着をつけよう!」


アタック     1     「ふっ!」


アタック     2     「はあっ!」


アタック     3     「やああっ!」


エクストラアタック     「叩き斬る!」


宝具     


アーサー「 十三拘束解放 シール・サーティーン、 円卓議決開始 デシジョン・スタート!」


マーリン「承認。ベディヴィエール、ガレス、ランスロット、モードレッド、ギャラハッド」


アーサー「――是は、世界を救う戦いである」


マーリン「アーサー」


アーサー「――『 約束された勝利の剣 エクスカリバー』!!」


ダメージ     1     「この程度!」


ダメージ     2     「くっ!」


戦闘不能     1     「届かない、か……」


戦闘不能     2     「すまない、マスター……」


勝利     1     「まだ、未熟だな」


勝利     2     「騎士の誓いは破れない」


会話     1     「出陣かい? では、お供しよう」


会話     2     「マスター、君の成長は目覚ましいね」


会話     3     「サーヴァントはマスターに従うものだけど、互いに信頼を結べると良いね」


会話     4     「マーリンがいるのかい? おや、この世界のマーリンは……男性なんだね。そういう事もあるのか……」(マーリン 所属)


会話     5     「さっき声を聞いたんだ。マーリンがいるのかい? ……え? アルトリア? では、マーリンではないんだね。よく似た声だったから、つい」(アルトリア系サーヴァント所属)


会話     6     「この世界のモードレッドは可愛らしいね。それに……いや、いいんだ。少し昔を思い出しただけさ」(モードレッド 所属)


会話     7     「この世界にも、円卓の騎士達がある。ならばきっと、この世界の僕もいるのだろう。いつか……会ってみたいな」(円卓の騎士系サーヴァント所属)


会話     8     「そうか……ここには彼らがいるのか」(プロトタイプ系サーヴァント所属?)


会話     9     「アーチャー……君は、変わらないな……」(アーラシュ 所属)


会話     10     「彼は……バーサーカーかい? なるほど……」(ヘラクレス 所属)


好きなこと     「好きなもの? すまない、あまり思いつかないな」


嫌いなこと     「嫌いなものも、取り立てて浮かばないかな。ごめんよ」


聖杯について     「聖杯探索か、懐かしいな。今の僕には……必要のないものだ。悪しきものであれば、正すまで」


絆     Lv.1     「僕とは別のセイバーに会ったことがある? それは別段珍しくも……ああ、僕ではない聖剣使いのペンドラゴンのことだね?」


絆    Lv.2     「僕は使命を帯びて、この世界にやってきた。ああ、勿論……世界を救う君の戦いにも、僕は力を貸すよ」


絆    Lv.3     「僕は、悪しきものを追っている。それは獣だ。彼方より来たりて――全てを喰らうもの」


絆    Lv.4     「かつて、僕が聖杯戦争に参加した時、僕は迷った。自分が何を成すべきなのかを……けれどもう、迷いはない」


絆    Lv.5     「君は暖かいんだね。まるで僕を救ってくれた彼女のようだ。この剣が幾ばくかの力になるのなら……全霊を以て力になろう、マスター」


イベント開催中     「収穫、或いは祭典の予感がするね。どうする? マスター」


誕生日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マスター!素敵な一日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安利向】胖友,你听说过旧剑吗?

吾王就是好。

朗白:

盆友,你听说过亚瑟王吗?男的亚瑟王哦(重音)来来点进来看一看了哈,不帅不要钱 (。・`ω´・)


新人吃粮老人加餐,现在就开始~


 


姓名: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


其他名称:旧剑、男saber、saber原型


职阶:Saber


所属地:不列颠(欧洲)


出场:苍银の碎片(第一次圣杯战争)、Fate Prototype(第二次圣杯战争)


Master:沙条爱歌、沙条绫香


CV:樱井孝宏


宝具: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外观:金发碧眼的俊朗少年,因为拔出石中剑后时间停止,所以始终保持着少年形态。


 


在蘑菇的原设中,亚瑟王原本就是男性,Fate也是是男saber与女master的配对。后来考虑到种种原因,几经修改,最终完本时,出现在观众们眼前的是吾王与士郎,并且广泛沿用了N年。


“这家伙把我的saber变成了女人”——BY怨念无限的蘑菇


 


但是随着近期FGO中旧剑的实装,这位最初的亚瑟王再一次华丽的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








那么他都有着哪些属性呢?


 


【软】


提到旧剑,第一个画面想到的就是温柔好脾气的邻家大哥哥,风度谦逊正直又不死板的传统骑士(•̀ᴗ•́)و ̑̑


在旧剑脸上,很少出现吾王那种严肃正经的不服输表情,最多的则是微笑,温柔友好包容成熟的微笑,苏苏软软白马王子,化遍少女心。





想及这样温柔好脾气的亚瑟,却被梅林一脚踹出家门【少年啊去完成拯救世界的奇迹吧】,不由自主让人质疑起他在圆桌骑士圆桌食物链)中的地位…………隐隐有种万年厨娘+被众人搓揉的既视感呢(才没


好吧顺带兼任王职。


尽管身为国王的威仪碎成渣渣,不过顶着那张年轻阳光俊朗翩翩的少年面孔,这位国王无论怎么看都更适合被称为王子sama ≖‿≖✧


 


对此高文裂墙表示不服:你们不要被他给骗了,象征着太阳骑士白马王子的人是我,论辈分亚瑟是我叔叔~~(被拖走)


 


王子,暖男,绅士,除了角色原有性格,这个属性考哥还可背一半的锅。


在某个saber主题的广播剧里,旧剑作为全场唯一(且品质俱佳)的男性,分分钟遭到其他五颜六色的女性saber围攻,各种软萌被欺负,在被(强行)拉入某个恶搞企划恋爱游戏时,旧剑甚至无助的哭喊“救我!梅林Q口Q


梅林心累.jpg_(┐「ε:)_    _(:3 」∠)_ 


 


【绅士】


这个属性,要得益于骑士精神所要求的尊重爱护女性以及包容风度,不过鉴于旧剑说过自己【不擅长取悦女性】,所以应该只是按照骑士的标准来进行自我约束。


在爱歌和绫香身边,他是彬彬有礼无微不至的守护骑士,不会过近而冒犯,也不会过远而疏离。面对女性和孩子,他首先会放低自己的身段,以谦和又不失恭敬的姿态包容对待。


敌人的孩子也会救。


敌方的女士也会以礼相待。



在这一点上亚瑟做得堪称完美,这种绝对的自我约束,与FZ中的刷哥十分相像。


他会为了爱歌的请求礼貌的回应亲吻,也会在爱歌沐浴时尽职的守在门外,无论爱歌怎么挑逗吸引,都坚守本分不踏入主人领域一步。(是不是与公主私奔16年都坚持不碰王的女人的刷哥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说骑士精神与绅士风度早已融入骨髓,成为他的本能。


 


【人妻】


在苍银中,因为爱歌无微不至的照顾而不得发挥,在FP中却有了机会大显身手。如果说红A身上强调的是家政力MAX的话,那么亚瑟的人设上强调的则是厨艺MAX。


 


官方不止一次的强调,旧剑和围裙、平底锅还有锅铲到底有多搭配。


 


不同于吾王的端碗坐等开饭,亚瑟通常属于在厨房做饭的那一个,脱了铠甲系围裙,下了战场进厨房,身后一群圆桌骑士挥舞着叉子嗷嗷待哺。


 “王,还没开饭吗?”


爱烹饪,并且(自称)擅长烹饪,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是个英国人


虽然自己拥有6人份的食量,但是好在亚瑟能吃还能做,完全自给自足,顺带还可兼顾他人(绫香与圆桌骑士都长时间品尝过亚瑟的美食)。味道什么就不要强求了,重要的是量大管饱,份大管够,因为他每次都是按照自己的食量(6人份/位)去备餐的。


 


一句话概括,作为红A的原型,旧剑的保姆力怎么也得是妈级别的。


这个真不是吹,官方漫画中,系着围裙、煎着鸡蛋同时不忘唠叨说教的旧剑,直接被绫香吐槽是“老妈子”。


 




【战斗状】


什么?进入战斗了?上面的属性统统踢开。


一旦进入战场,他就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全力以赴,专注而锋锐,强悍而无以匹敌。


职阶是第一位的saber,传说是古不列颠最富传奇色彩的亚瑟王,圆桌骑士的首领,拥有湖之仙女的祝福,拥有王者圣剑Excalibur,传奇的圣剑使。


 




与吾王不同的是,旧剑的胜利誓约之剑Excalibur是被“13拘束”束缚起来的,正常情况下属性C,束缚解放后为EX。这个束缚需要通过13位圆桌骑士的认可才能解放,至少通过半数承认,才可解放圣剑。


 


即:Seal Thirteen Decision Start圆桌会议开始,十三封印解放——


凯:这是为生存的战斗


贝狄威尔:这是与强敌的战斗


加雷斯:这是不违背人道的战斗


阿格拉文:这是与真实的战斗


兰斯洛特:这不是与精灵的战斗


帕拉米迪斯:这是一对一的战斗


莫德雷德:这是与邪恶的战斗


加拉哈德:这是没有私欲的战斗


亚瑟:这是拯救世界的战斗


??:这是荣耀的战斗


??:这是与勇者并肩的战斗


??:不得向心善者挥剑


 


↑↑↑这就是著名的点名梗。旧剑放大招之前,先要对圆桌骑士挨个点名,是否认可束缚的解除。王在开会的时候不管干什么都要立刻回复,点名不到的请自觉退群


So每次玩家们带着亚瑟刷狗粮,就意味着圆桌骑士们要被亚瑟夺命连环call一整天,嗯……( ̄y▽ ̄)


 


在手游Fate Grand Order和Fate Prototype中,出现的都是6位认可的束缚解放。目前尚未出现13道束缚全解的状态。解了会地球毁灭吧


 


【超越天然呆的天然X】(Fate Prototype旧剑专属)


天然呆这一属性是KOHA✩TALK广播剧中恶搞轮船上的杀人事件时,绫香对旧剑的吐槽【早就发现你天然呆了没想到你是比天然呆更天然的天然X啊!】某些地方产生类似吾王的天然属性。


 


【调侃腹黑?】(Fate Prototype旧剑专属)


对男性only属性,最著名的一次就是被Lancer长枪捅穿的时候还不忘调侃旧狗。对女性就变得温柔又客气了,几次说绫香其实都是在变相的开导,要她不要逃避(参考现在凛与红A的相处)


 


旧剑の资料(粮食)


《苍银の碎片》1—4卷(建议看书,实体书的翻译更规范准确,网络版有缺漏)


《苍银の碎片》观后感:http://yundandan7.lofter.com/post/1cf5a39b_eb33c6f


Fate Prototype预告片/幻想嘉年华第三季特典(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970/)


Fate Prototype故事、人设、脚本和作者访谈(https://www.gn00.com/t-32935-1-1.html)


型月广播剧KOHA✩TALK(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91526/)《==这是网友自制翻译版,虽然是生肉但是很好听懂,因为里面唯一的男音就是旧剑。


Fate/Prototype广播剧CD(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3167/)


 


最近一直在看苍银,最后再单独总结两句《苍银の碎片》中的旧剑(´・ω・`) 因为很多亲对苍银中的旧剑抱有误解


作为一个旧剑厨,我可以很负责的说,他有那——————么好,就是用完美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他会因为主人的天真行动而担心劝慰,他会在敌对的立场下谦让女士,他会在刀光剑影中主动救下敌人的孩子,他会为保全毫不相干的人的性命赴汤蹈火全力以赴……


 


在Rider以毁灭东京为威胁邀战三骑士时,只有他一个人英勇应战,用Lancer的话说,这就是个迫不及待去送死的傻瓜。尽管爱歌一遍遍的说【那些人与你何干为什么要救他们】【太危险请你不要去】,但他还是执意一拼,明知不可能也要全力以赴。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Archer问Lancer:你知道那个家伙为什么(明知送死)还只身赴战吗?


Lancer说我知道啊,因为他就是那种人。


无关圣杯,仅此而已。


 


一场圣杯战争,无论敌我都仰望着他的背影,叹颂着他的光辉,崇拜着他的圣洁,为他无愧于传说的英雄灵魂而倾倒。对此,其他英灵都不禁询问过他同一个问题:你究竟想对圣杯许什么愿望?


 


在他们看来,这位生时仁民爱物、死后亦高洁无双的苍银骑士,根本就与【欲望】这种凡俗肮脏的东西不搭边。越是崇拜他的灵魂,就越是对他受圣杯召唤这件事感到无法理解,毕竟只有心有所求的人,才能与圣杯共通。


 


然后他的回答是,拯救故国。


 


Caster在听到这答案后恍然大悟——那是一种从天堂降至地面的恍然,原来所有人都错了,一厢情愿的把他当做圣人,可无论多么的接近神,他都不是神,而是一个怀揣着悲绝夙愿的亡国之君,甚至都【不是正义的一方】。


 


仅仅一介凡人而已,表面光鲜,内里早已被欲望腐蚀殆尽。


 


早在圣杯之初,他就拥有【不惜玷污双手也要夺得圣杯】的深刻觉悟,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他又被自己的信仰和灵魂驱使,做出种种磊落高尚的举动。有人觉得这是虚伪,其实说到底只是本能罢了,毕竟觉悟和欲望才是强加的,他的本质原本就美好到令人侧目。


 


只是这样一来,苍银中的骑士王也就显得可笑又可悲,一边徒劳的救赎,一边又压抑的杀戮,怀抱着圣杯复国当希冀,在明知错误却不敢违抗的泥潭里越陷越深,直到某一刻幡然醒悟,深深意识到自己的执念所犯下的罪孽,最后亲手斩除。


 


END


 


他这么帅,他这么好,他这么惹人爱,不来一发安利吗亲~~


旧剑厨吹大家庭欢迎你啦~~


最最后附赠宝井大大所画的旧剑Alter


FGO你敢出旧剑的Alter吗?敢出我就敢氪啦!!




Knights |特辑杂志 Leo\泉\凛月\司 个人访谈 翻译

Scherzo:

——


 


因为嫌麻烦就全放在一起了w


 


奶次全员的个人访谈part leo+泉+司+凛月 。


 


以及杂志开头member全员对组合的魅力点解说。


 


——


 


 


 


————Knights的魅力之所在?


Leo:哇哈哈!问我knights最有魅力的地方是什么?如果我回答“因为能幻想~☆”的话一定会被濑名说教“给我认真一点回答”吧!Knigts里有各种各样类型的成员,又有很高的技术力。把技术力高超的成员都集合在一起的话不就成为了一个力量强大的集团了吗?


 


濑名泉:能够自由地像自己喜欢的一样的发展这点就是最大的魅力了。说起来,最近成员之间结伴而行的情况挺多的。那种不是黏糊糊的而保持一定距离感的相处也挺让人享受的。能有“现在的knights也不错”这种想法,我可能也稍微有些改变了吧……


 


朔间凛月:呼啊啊……魅力点……大概就是不论我做什么都不会干涉我吧?我很讨厌被“今天是组合的活动日一定给我参加啊”这样很烦人地说。因为我是吸血鬼,所以白天无法怎么活动,只有到日沉西下才是我的正式出场时刻……♪最近和大家一起活动的次数变多了,但基本上都能让我喜欢。这一点就是魅力所在吧。


 


鸣上岚:呜呼呼,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这一点吧……♪说起来能和大家关系变得很好还是最近的事呢。在这之前,knights里只有互不干涉、由利益关系所维持起来的交往吧。经历了各种事情之后才改变了许多呢……也不是说讨厌以前的那种状况,而是更加喜欢现在的knights吧♪


 


朱樱司:满溢的骑士道精神。老实说,平时的大家并没有很强的骑士气场,但是只要站在stage上,马上就气场全开了。在演唱与舞蹈中历练出来的performance……。见到之后就让人陷入了憧憬之中。当然我也是“knights”,不会落后于前辈们,会更加努力地向前迈进。


 


 


————————


个人访谈page(Leo1、泉2、凛月3、司4)


 


 


 


Part 1 leo


 


Special interview to Leo!


 


Q1:认为自己在组合内部担任着怎么样的角色任务呢?


A:由我来作曲,从而发挥好那些家伙的才能。歌曲是偶像的武器,没有好的歌曲就无法将那些家伙的魅力发挥出来。庆幸我是个作曲天才吧!!作曲的任务放心交给我就好啦!所以我会一直为他们他们作曲,在后方不断为他们填装弹药。这才是我们 「knights」的使命……☆


                                                                  


 


Q2:说一说对组合中各成员的印象吧!


A:濑名又任性又烦人!鸣扭捏作态的超级有趣~☆凛月应该睡得挺好的吧!不如说是只有他一直在睡觉的记忆。司的话……还是普普通通的啊。因为周围都是一些无趣的家伙所以被埋没了吧。过度压制自我的话就无法成长了。也就是说,大家都变成奇怪的人的话就没这些烦恼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Q3:在组合中,有没有「想要帮他纠正过来」的成员?


A:我暂时还留在组合里这一点吧。并没有那么在意组合中其他的成员需要改过来的地方,倒是我自己,一直被他们斥责,给他们添麻烦。但如果能把濑名和司~罗里吧嗦碎碎叨叨念我的习惯改掉就好了~☆


 


Q4:演唱、舞蹈、演出这几项中比较喜欢哪一个呢?还有擅长吗?


A:嗯、嗯嗯……我喜欢唱歌和演出吧!歌曲方面的话,喜欢作曲胜过演唱!是啊,只要进入作曲状态的话就完全顾不了周围的状况了,请添加「作曲」这个选项!那我就不会三心二意地回答一两个答案了,而是只会选择「作曲」!哇哈哈哈哈哈哈~☆


 


Q5:说说今后作为偶像的目标吧!


A:嗯……并没有特别明确的作为偶像的目标。即使我不在也能勉强支撑下去的成员们已经能使「knights」立足了~再说如果再对他们指手画脚提出要求,可能反而会阻碍他们发挥出各种的能力。虽然这么说,但也不能把所有的摊子都扔给他们。我会为了他们作出只有他们能够演奏的音乐,这样大家都能很好地成长了吧~☆


 


 


 


——————


 


Part 2 濑名泉


 


Special interview to Izumi!


 


Q1:认为自己在组合内部担任着怎么样的角色任务呢?


A:说起角色人物的话……我可是有被拜托担任「knights」的队长了的。要说「本来的leader」的话……在那家伙回来之前是由我担任代理队长,行使好队长的职责,并不是搞错了。 「国王大人」走了之后,我并没有特别否定让我担任队长的要求。但是如果被别人误认为是我想要当队长的话,就很麻烦了。                                                                                                                                 


 


Q2:说一说对组合中各成员的印象吧!


A:「国王大人」老是不听别人的话,自己擅自作出决定,我们总是被折腾得够呛。那家伙没什么常识,所以跟他认认真真讲也没什么用。但他会守护「knights」到最后,结合着作曲的评价的话也是个很好的家伙。鸣君一直都很烦人。睡间是个不论在哪都会睡着的问题儿。司君的话就是个傲慢的末子。


 


Q3:在组合中,有没有「想要帮他纠正过来」的成员?


A:那样的话就要全员一个个说了。(不愧是泉大哥233333笑晕)只要稍微移开一点视线,「国王大人」就会不知道消失在了哪个缝隙里下落不明,除了我们谁也找不到他的踪迹。有时候真的觉得他神隐了。也知道他很特立独行,但稍微闭一下眼就不知道他哪里去了真的很让人头疼。下次希望他别再擅自消失了啊。睡间的睡相也太差了吧?!每次把他从被子里拖出来都很让人头疼啊……一定要别人从被子里拖出来这点能改改吗?鸣君你不要再以为我们很熟地向我搭话好吗?还有一上来就向人粘过来这个习惯能改改吗?司君你不要在做那些多余的事情了。给我好好了解一下末子的立场啊……?


 


Q4:演唱、舞蹈、演出这几项中比较喜欢哪一个呢?还有擅长吗?


A:不论是演唱,还是舞蹈和演出,都是偶像的必备技能吧?但一定要选一个的话就是舞蹈了吧。芭蕾是舞蹈的基础,所以我跟舞蹈更亲切一些。虽然现在不怎么跳芭蕾了,但是作为偶像还是有用到它的时候。的确是很好的经验。


 


Q5:说说今后作为偶像的目标吧!


A:希望能提高演出的精度。现在做的也不错,但能够大幅提升演出的精度,将其他组合的粉丝都抢过来,所向披靡不是很好嘛?为了实现目标我会不惜一切努力。如果不品尝努力的苦楚,就没法很好地作为偶像生存了……♪


 


 


 


 


———————


 


Part 3 朔间凛月


 


Special interview to Ritsu!


 


Q1:认为自己在组合内部担任着怎么样的角色任务呢?


A:谁知道呢……?我没什么兴趣所以不了解。硬是要说的话,就是老被小末子管闲事吧。小末子…………小~司是一年级生,老是和我或者其他人比较,在演唱、舞蹈、演出都处处追赶着前辈们。但是小~司有认真的劲头也有才能。我最近觉得,偶尔向他伸出手帮一把,做点指导什么的也挺有趣的~♪                                                                                                                                    


Q2:说一说对组合中各成员的印象吧!


A:诶?好麻烦啊。但是不能不回答吧。「国王大人」一旦决定去探险就会消失,怎么找都找不到。小~濑一旦不爽了,就会很苛刻地去要求对方,而且还会很毒舌地去奚落对方。比如他老是喊小~鸣「臭人妖」。虽然小鸣没有到真绪那种程度,但还是很爱管闲事啊。小~司是末子,还是个很天真的小少爷呢。尤其是……小~司老是喊自己年上的女性「姐姐大人」,撒娇感太强了。


 


Q3:在组合中,有没有「想要帮他纠正过来」的成员?


A:嗯~……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再说大家也不是那种说了就改的人。尤其是我老被大家说改掉在哪都能睡着的习惯,实在不能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啊~被别人强行要求之后,完全没有一口气去完成的决心。再说比起被别人说了再改,不如是自己发现了再改正不是更好吗?


 


Q4:演唱、舞蹈、演出这几项中比较喜欢哪一个呢?还有擅长吗?


A:嗯~……不论是演唱,还是舞蹈、演出,哪一个都是能够完成的程度,并没有哪一个特别喜欢或者是特别擅长的。再说,对于偶像不论哪一个都不能出现疏漏啊。所以,做到认真地去演唱、完美地完成舞蹈、演出前大量有效地练习之后,就不会去在意到底是擅长还是不擅长了。


 


Q5:说说今后作为偶像的目标吧!


A:作为偶像的目标吗?虽然还没怎么好好地考虑过,但只要今后还能够在舞台上好好地出演就好了。说实话骑士道精神什么的无所谓,只是因为在以这为主旨的组合里,所以也不得不配合着散发出相同的气场。不能够背叛来看演出的客人们的期待啊。所以我今后也会以此为目标吧。


 


 


 


 


 ——————


 


Part 4 朱樱司


 


Special interview to Tsukasa!


 


Q1:认为自己在组合内部担任着怎么样的角色任务呢?


A:向大家请教各种事情的立场吧。不论是演唱还是舞蹈,比起大家我的所有方面都不成熟。焦躁不安的时候很多,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扯了大家的后腿。紧张中产生了很多的焦躁。万一因为紧张而失败了的话就太惨不忍睹了。前辈们接受了各方面都不成熟的我,我会好好咀嚼前辈们所教导的知识,一定努力好好地成长♪                                                                                                                                    


Q2:说一说对组合中各成员的印象吧!


A:大家用「国王大人」称呼的……我们「knights」的leader,在之前一直是我想象中描绘的人物。因为现实和想象太过于悬殊了,我实在感觉很失落。现在也不承认那位是leader……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抵抗吧。所以,很想有其他人理解我的想法。濑名前辈脾气阴晴不定的,凛月前辈有的时候也像这样。鸣上学长虽然一直认为自己是女性,但说不定是组合成员中最正常的。


 


Q3:在组合中,有没有「想要帮他纠正过来」的成员?


A:「knights」和组合的名字一样,是高贵且优雅的存在。即使这么说,leader是那种调子的人,跟骑士扯不上半毛钱关系。Leader的作曲sense是出类拔萃的,所以也不是不能理解大家仰慕他的理由。但他奇异的言行实在让人跟不上。说了让人改正的地方但马上就能改过来是很困难的,如果能帮我控制住不好的地方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Q4:演唱、舞蹈、演出这几项中比较喜欢哪一个呢?还有擅长吗?


A:演唱、dance、performance……对于偶像不论哪个都不可或缺。前辈们三者都很擅长,能够昂首挺胸地前进。因为我是未成熟者,还没办法追赶上前辈们的步伐。所以,这个答案暂时让我保留吧。说起来是这样的。为了能有一点自信满满地说出自己的擅长之处,我会努力的……♪


 


Q5:说说今后作为偶像的目标吧!


A:希望能早日追赶上前辈们的脚步,和member全员华丽地站在舞台上。我是一年生……是末子,希望大家不要太宠我。不想处处受前辈照顾指引,而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好好立足。然后,将来由我来像大家伸出手帮助大家。这就是我作为idol的目标……♪

太好吃了,我快要入教了QwQ

裘逆:

[unlight][條漫][敵國組][百合]

目前創作的敵國組條漫集中,圖序愈後面歷史愈黑w
在這冷坑待了四年現在快餓死了QQQQ
有沒有小夥伴願意加入一起取暖

好百合,不萌嗎?